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都橱柜团购网 >> 正文

【军警】 西山坡的柿子红了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西山坡的柿子红了

车上高速就像离弦的箭,仿佛两颗黑色流星划过广袤的原野,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疾驰着。肖岚看着一凡娴熟的驾车技巧,稳健而镇静的神态,她很是心慰。车快到南京时她才提起王辉的事,自语着说,这个王辉啊,啥事都让他给赶上了。她问一凡,王辉没结婚吗?一凡像突然从梦中醒来,说,这个还不清楚,或者结了吧,年龄都不小了。肖岚自叹似的说,这个老同学,总不能让人省点心。

进入南京市区,车在一家酒店旁停了下来,好几个钟头了,也该给肚子打点一下。一凡和肖岚下车来到大伯车旁。稳稳实实坐了几个钟头,上年纪的人脚腿都蜷麻木了。肖岚扶着大妈,一凡搀扶着大伯走进饭店,在临窗的圆桌前就坐。肖岚问大伯大妈想吃点什么?肖总很随和,很少在饭食上挑剔,总是对肖岚说你看着办吧。肖岚按大伯大妈平时的口味点了几个菜。

吃毕在沙发上歇息时,肖岚对大伯说,大伯,我想和一凡去分公司一趟,在家时马总打过电话,我俩去看看。

肖总知道两个年轻人很重视公司的事,便问,有事吗?

肖岚说,也没什么事,一个部门经理犯浑,一点小事情。路过了,顺便看一下。她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大伯。又接着说,你们先回苏市,凡路过的几个分公司我们都想去看看,若没什么要紧事,很快就回去。

肖总说,那好,凡事你俩商量着解决,那我们先走了。大伯的车去了苏市。肖岚他们朝南京分公司驻地开去。

南京分公司座落在莫愁湖公园旁,临秦淮河而建,地域还较宽阔,风景秀丽,公司规模堪比苏市总部,常有总部第二之美誉。小车停在公司大楼前,早有马总及一干人在此迎候。说说笑笑将二人接至会客厅,片刻功夫其余人员陆续离去,唯马总一人恭候。先叙说着再次见面的客套话,然后话锋一转直入主题:一凡说,王辉的事怎么样,人出来没有?

马总说,人家让拿钱赎人,昨天就出来了。

一凡说,花多少钱?

马总说,五千块。

一凡问,他成家了没有?

肖岚默坐一旁,一直在思想着王辉;这个老同学,怎么这个样子呢?这家伙心眼是不少,给一个小公司治理得风生水起。问题是心眼看用在什么地方,在学校总生着法儿整自己,当时只有一凡敢站出来跟他斗。到社会上就不行了,心思若用在工作上,便能成就一番事业,倘若走入邪道,即害了本人,在社会上也是一个毒瘤。所以,人首先得规范自己,还要照学生时代任着性子胡来、那亏就吃大了,坏毛病若再不收敛,说不定要毁了自己呢。

肖岚想着就有点后怕,万一到那一步,想挽救也挽救不了。不论好歹,毕竟是乡邻,毕竟同学一场,毕竟都还年轻,得帮帮他。她听着马总和一凡说话,便插话说,马总,那五千块怎么回事?

当时事情在急,我先给垫了。马总说。

那以后呢?肖岚问。

马总看着肖岚,知道不能敷衍了事,说,听肖总的。

肖岚一脸严肃,一付较真的神态,我谈点我的看法:这个钱必须他掏,生活不捡点惹出的祸,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让他知道点痛!这种丑恶行为决不能姑息迁就!越是我们的同事,越是可用之才,就必须从严要求!当然了,生活上、私人问题,还要多关心点,要体现出公司的关怀、温暖。她顿了一下,又说,考虑到在员工里的影响,照顾点面子,这事只能在小范围处理,别给张扬出去。

马总仔细听着,看了眼一凡,插话说,肖总给个处理意见吧?

肖岚也瞅了下一凡,想了想说,这事总部就不插手了,在你们分公司解决。你必须当面给以警告,下不为例!别再捅出大的漏子来。

马总随即点点头,说,按肖总说的办。我也是这样想的,他若真弄出大点事情来,他管的那一滩子暂时还没人接呢。

一凡接着说,刚才说王辉的私人问题,他有没有成家?

马总眼神游弋了一下,似在寻找曾经的记忆。他迟疑着说,好像有吧,也说不准,反正现在有个女的和他同居,是他爱人还是别的,还真没过问过此事。

一凡说,抽时间和他谈谈,问清楚,别再弄出个意外来。

下来三人又谈了分公司当下的一些事情,并做了具体安排。一凡和肖岚交换了下眼神,肖岚对马总说,没别的事就不再耽搁了,我们去扬州看看。

马总急忙说,别急啊,去饭厅吃点再走嘛?

一凡笑笑,说,吃啥啊,刚在外边吃过,哪有个饥气呢。

马总听说在外都吃过了,有点歉意,一付嫌弃地语气说,到我这了还在外边吃,又笑着说,这可不行,下不为例哟。三人都爽朗地笑了。

一凡肖岚走了,马总回到办公室,他冲了杯花茶,坐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与二位的谈话。这个肖岚,年龄不大却很有城府,正直、严谨、良善,言语间总带着女人们常有的那种绵绵温情,让人折服。还有这丁一凡,小伙子很不错,眼神眉宇间潜着睿智,谈笑时那宽厚与豁达的情怀,总给人种博大精深的感觉,是位能成就一番大事的人物。

淡淡的茉莉花茶的清香在洁静的空间缭绕,给宽大整洁的办公室弥漫着一缕温馨。他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静听着里边的回声;王经理,有时间吗?抽空过来一下,好的。

王辉接了电话不知马总有何要事,总不是又提那桩子破事吧?他疑疑惑惑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听语气和平时的电话没什么两样呀,是啥事呢?想想管它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他下了楼开车朝分公司急驰。

他公司的驻地说是在南京,其实离市区还很远,在北边的六合区,行车起码一个多小时。他又想起那天晚上被抓的事;当时正在请客户吃晚餐,手机响了,是市区的铁哥们刘发打来的,问他在什么地方,他正在公司大门口。他说陪客户吃饭呢,在喜来乐娱乐城。不一会刘发大大咧咧地进来了,和客人握过手便不客气地坐下来。这家伙也算个能呼风唤雨的人物,凡事没他办不成的。他边吃边观察着客人,酒过三轮,江湖人物的豪气便上来了,云山雾海地煽起来。客户是个老实人,看着刘发的阵势,真有识得庐山真面目,还须天外仙人来。客人被刘发的海煽大开眼界,世事茫茫无穷路,闻香原是梅花来。在刘发\\\\\\\'\\\\\\\'仙人\\\\\\\'\\\\\\\'拂尘的飘忽中,酒足饭饱后便游进了酒绿灯红的\\\\\\\'\\\\\\\'霓霞宫\\\\\\\'\\\\\\\'了。此处却是另一番天地,像误入妖精布下的盘丝洞,美色铺天盖地,小妖们彩袖轻拂,便将一个个肉体凡胎东土大唐的圣人们裹入怀中。也合该倒霉,正在绵绵的消魂之际,一阵急促的脚步和杂乱的叫声,将他从逍遥的幻境中拽了出来,加入抱着脑袋一脸惊骇沮丧的人群之中,一个个灰头土脸低眉顺眼给捅进一辆拉犯人的闷车箱里。那个窘境实在让人难堪,刘发此时的\\\\\\\'\\\\\\\'仙气\\\\\\\'\\\\\\\'也给吓跑的连影儿都不见了。王辉心里直埋怨这个多事的铁哥们,若不是他也碰不到今晚这宗倒霉事。倒也是,神仙也有失足的时候啊。

王辉的车开进分部大院里,下车走进大厅,又进到电梯直奔马总办公室。先象征性地敲了两下,便将门轻轻推开,很亲热地喊,马哥,什么事啊,电话还不能说,非叫兄弟跑一趟?

为套近乎,王辉平时都这样称呼,但今天听起来却显得刺耳,似乎把前天犯的事已忘个精光,倒有点厚颜无耻的样子。马总严肃着脸没予理会,端着张报纸挡在脸前。王辉毫不客气坐在马总对面,心里盘算着,肯定有事,还不是一般的,要不马总不会这样端着架子不理不睬,他改换成很谦恭的语气又说,马总,我来了,有什么事请吩咐?

马总移开报纸,冷眼看着王辉,足足静默了一分钟之久,这是在挤压室里的空气,让气纷变得即严肃又有点些微紧张,让平时散漫随便惯了的王辉收敛一点,别什么事都嘻嘻哈哈没点正经的样子。今天是奉肖总的旨意和他谈话,一场很严肃认真的谈话千万别让这家伙给搅和黄了,把个分部老总全然不当回事,这对今后的工作很不好。他用犀利的目光盯着王辉,说,今天肖总来过,虽然不知道你的事,但对员工的素质教育看得很重,说要规范员工的行为举止,别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以至于牵扯到本人。

王辉本来不大的眼睛却睁的溜圆,心说肖总都那般年纪了跑来干啥啊,心里迟疑着,又试探着说,肖老板吗?都恁大年纪了还下来?

马总仍板着脸说,是年轻的肖总,肖岚。

肖岚!王辉头脑仿佛给电击了一下,嗡嗡直响。心在急速地寻思着,肖岚?哪个肖岚,总不会是昔日的老同学吧?可千万别是她呀,不然我王辉就倒大霉了!他又试着问,哪个肖总,肖岚?

马总真不屑给他再详细说明,想想还是直说吧,或者对他还是种镇慑。说,是老板的亲侄女,你不也是山西晋南人吗?和你还是老乡呢。

王辉一下子傻在那儿,额头浸出一层细密密汗珠。

马总看着王辉的样子颇感诧异,怎么一个年轻的肖总就吓成这样子呢,莫非他认识肖岚?噢,想起来了,上次丁一凡来时见过王辉,说还是同学呢。他仨个都是同学?

王辉坐在那像尊木头人,脑袋里如似上了劲的发条铮铮直响,轻微的眩晕使他处于恍惚之中。以至于马总连叫了两句他都没听见,若不是马总\\\\\\\'\\\\\\\'啪啪\\\\\\\'\\\\\\\'拍了两下桌子才将他震醒,不然还在那发怔呢。

肖岚的出现对他刺激太强烈了,都是在学校时整的那滩子事;先是对肖岚心生爱慕而遭拒,后又怪招使尽寻着方儿予以报复,其手段无不用之其极!再,他最看重的是眼前的事业,他不想丢掉它。他在公司如鱼得水,凡事都得心应手,按他的说法正是顺风顺水以展才华的大好时机。他有宏伟的抱负,以此作为人生新的起点,并快速地发达起来。而肖岚的突然出现如失足于高楼,无情地将他拍在地上,一切的美好愿景都将化为泡影,他心里悔恨到极点。听到马总嘭嘭地拍桌子声,才将他从愣怔中震醒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的顶头上司。

马总一脸疑惑地问,你这是怎么啦?提起肖总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你俩认识?莫非你们还有什么解不开的仇疙瘩?

王辉拨棱下脑袋,一脸的无奈,说,我们曾是同学,我欺负过她,现在很懊悔,实在对不起人家。说着趴在桌子上。

马总当然不知道他俩以前发生的事,单从肖总对王辉的态度及处理方法上看,还是很关心他的;在小范围内予以警告,还提到生活方面上的关怀爱护。如果真像王辉说的曾在学校欺负过人家,这一切都说明肖总的为人及肚量,绝不像他王辉那小肚鸡肠,芝麻大点的事耿耿于怀,陷在往事的纠葛中不能自拔。为了共同的事业,为不失去这样的人才,他和蔼地对王辉说,是这样,我也不问你们之间曾发生过什么,你可大放宽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来调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王辉似从马总信心满满的担保中看到一丝峰回路转的希望,心头压着的大块石头也似不翼而飞,感到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又改口称,马哥,看在咱俩共事的份上,也看在咱哥们的薄面上,多在肖总面前说几句好话,我就感激不尽了。兄弟我是铁了心跟着你干,保证再不会给你弄出些丢人现眼的事。由于过分感激以及想让以后的事顺利办成,激动的他说话都有些口吃。

马总又接着说,再就是前天发生的事,做为分公司领导,我向你提出口头警告,下不为例,此类丑事再不能在你身上发生!还有,那五千块可是我先垫付的哟。

王辉像小鸡啄食般连连点头说,是,是、还敢再有下次吗!钱的事,我回去打到你卡上。

马总觉得今天谈的很顺利,肖总的嘱咐也算完成了,却又从中发现新的事情来,这也正是拿捏住王辉的好契机;应该到此结束了,不宜再拖延下去,免得再生出别的事端来,便对王辉说,今天就谈到这,我还有个事去见市委办的邱主任。

王辉赶忙说,那好,那好,我那个事你可得在心噢。他指的是和肖岚的事,这是他的一块心病,一日不解决,总像块石头压在那,一股沉甸甸的感觉,踏实不下来。

离开分部后,整个思绪还都在肖岚身上,像一团将要下雨的乌云罩在心头挥之不去。虽然马总有信心能解开他与肖岚之间的纠葛,但结果怎样?又能和好到什么程度?都还是个未知数。他想当时怎的就鬼迷心窍,又怨恨自己也太过无知、轻率和随心所欲的恶劣行为。一个弱女子,何必和人家过不去,一而再、再而三地生着方儿欺负人家,扪心自问,也太过分了!肖岚给不给马总这个面子还都说不定,毕竞是人家的公司,老板想炒你谁的鱿鱼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他又想到老同学丁一凡,虽然曾因肖岚的事打过几架,那都是带着孩子味的少年意气,男人毕竟肚量大,心胸开阔些,想也不会因过去的不快而耿耿于怀,从上次的偶然相遇便可见一斑。人往往在困境时都希冀着美好的结局,或是对自己心理上一种暂时的安慰。他钟爱自己目前的事业,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离不开它,在肖岚没出现之前,大可凭借此平台创出一片新的天地,创造出人生的辉煌,借以飞黄腾达。正欲甩开膀子大干一番的时候突然杀出一匹黑马来,让他措手不及,如临深渊。若马总或一凡能使肖岚不计前嫌起码能恢复到老同学这层关系,那真是老天开眼给他一条重生之路了。

湖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甘肃羊角风医院
儿童患上癫痫的危害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