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正文

【晓荷】将军之死(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遇到这个老人的时候,他坐在田埂上,眯着眼,正在看夕阳。这年,我不到三十岁,他大约有七八十岁的样子,黑白相间的头发,白发比黑发略多一些。但看上去身体挺硬朗。他嘴里哼着小曲儿:下关东,走中原,跟着杨将军。下关东,走中原……

他看见了我,停止了哼唱。我坐下来问他:“你下过关东?”

他呵呵一笑说:“当然下过关东。”

此刻,他还在眯着眼睛看夕阳。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或者说他几乎把眼睛全闭上了。那一头灰白的头发,在夕阳的照射,闪着银色的光。

我问他:“老人家,你眯着眼睛在看啥?”

老人说:“我在看夕阳,夕阳里面有个喜庆。”

我疑惑地问他:“看夕阳?”

老人说:“是啊,看夕阳,夕阳里头有个喜庆。”

我大声问他:“你说啥?夕阳里有个啥?”

老人说:“我说夕阳里头有个喜庆,喜庆要走了,我不得看看?”

我纳闷了。他明明是在看夕阳,咋说是在看喜庆呢?我试探着问他:“你看的不是夕阳吗?”

老人说:“是啊,夕阳里头有个喜庆,我是在看夕阳里头的喜庆。”

我说:“真稀奇哩,夕阳里头还能有个喜庆?”

老人说:“有哇,一会儿他就没有了。”

一会儿夕阳下山了,连夕阳也不会有了。这个老人挺可爱的,这么可爱的老人,如今真的找不到了。

我问他:“夕阳里面有个喜庆,你真的看到了?”

老人说:“看到咧,看到咧,真的看到咧。”

我问他:“喜庆是谁?”

老人说:“是我呀,还能是谁?”

我笑了。原来,老人就叫喜庆。我眼前的老人,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怎么会在夕阳里呢?”

老人说:“说你年轻吧,你还不信,告诉你吧,年轻人,每个人都会看到自己在夕阳里的那一天。”

老人的比喻这么奇特,让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老人说:“哎,一会儿就没了。我得趁它还没沉下去的功夫,多看它几眼。”

老人面对快要沉没的夕阳,大声喊道:“喜庆,你听见了没有?”

接着,老人又哼唱起来:“跟着杨将军,下关东,走中原,打鬼子……”

我问他:“杨将军是谁?”

老人看了我一眼,反问我:“你连杨将军都不知道?”

我讪笑着摇摇头。老人叹了口气:“白瞎了,白瞎了。年轻人,杨将军大名鼎鼎,你连杨将军都不知道?”

他深深叹了口气。我见他一叠声地说着那几个字,觉得这老人挺有趣的。细想想,老人的话不无道理。他的话里,的确包含了人生的哲理。人生大概也就是如此,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生下来好比朝阳,到老了就是夕阳。原来,老人是把自己比喻成夕阳。他是在留恋夕阳里的自己呀。我第一次听人这么比喻自己。

忽然,我想起了老人刚才哼唱的小曲。就问他:“老人家,你刚才说你跟着杨将军,下关东,打鬼子,也是真的。”

老人说:“我糊弄你干啥?”

接着,老人自豪地说:“我给杨将军当过勤务员,喂过马,牵过牲口。”

我说:“那你给我讲讲,杨将军的故事呗。”

老人说:“杨将军的故事可多嘞。”

老人说起了杨将军,一脸的钦佩。他说:“我刚给杨将军当勤务员时,才十六岁。杨将军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叫喜庆。杨将军说,这个名字好啊,你妈咋给你起这么喜庆的名字?我说,我娘生我那天,希望我给家里冲冲喜,就取了喜庆这个名字。杨将军说,好哇,你来了,咱们部队就喜庆了。我说,是吗?杨将军说,当然啦,你不信?我说,我信,我信,杨将军说的话,我哪敢不信。杨将军笑了。

说起杨将军,老人的兴致就来了。老人自豪地说:“杨将军说过,要给我娶媳妇呢?”

我说:“真的吗?”

老人认真地说:“骗你是小狗。”

接着,老人又开始讲述起来:“有一天,杨将军问我,喜庆,娶媳妇了没?我说,还没呢。杨将军说,等打完了仗,给你说个媳妇儿。我说,我才不要呢,女人除了生孩子,会生气,还能做啥?杨将军说,这两样就够了,杨将军问我,十八了吧?我说,还差两个月,就满十八岁了。杨将军说,嗯,该娶个媳妇儿了。我问杨将军,你去城里好几年,咋没带个嫂子回来?杨将军说,其实,你有个嫂子。我问,嫂子叫个啥名儿?俊不俊?杨将军说,她叫夏儿,跟大山里的夏天一样美,一样俊。”

老人不说话了,似乎沉浸在回忆当中。半晌,老人抬头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夕阳,才恋恋不舍地说:“太阳落山哩,我得回去啦。”

我说:“你还没给我讲杨将军的故事呢。”

老人说:“明天吧。”

第二天,我早早来到这里。老人也刚刚到,我催着老人讲他的故事。老人说:“昨天讲到哪里?”我说:“杨将军跟他媳妇的事儿……”

老人说:“对,对,杨将军跟那个叫夏儿的姑娘感情可好哩,他们牵着手,一起去瓷器头的茶馆喝过茶,去码头上的望江台看过风景儿,去戏院里看过大戏,还去过好多地方。有一天,杨将军正式向她求婚了,你知道吗?是跪下求婚的。”

老人说:“我问杨将军,你咋跪下呀?杨将军说,你小孩子不懂这个,城里求婚兴这个。”

我说:“啊,后来呢。”

“杨将军说,后来,她被鬼子抓走了。当时,杨将军就在她跟前。”

老人说:“我问杨将军,那你为什么不去救她?杨将军说,因为我身上带了地下党的名单。我去救她,会暴露地下党组织,那损失可就大了。她知道我身上有这份名单,鬼子带她走的时候,她还朝我笑了一下。在那一刻,我心里像被刀割一样疼。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个男人吗?我还活个什么劲儿?”

我说:“后来呢?”

老人说:“杨将军说,她被鬼子杀害了,杨将军想起来就心疼,就恨这些杀人的魔鬼。他对我说,一定要好好打鬼子。中国少一个鬼子,天下的恋人就少一份儿疼。

老人沉默了。好长时间,不说一句话。

在我的催促下,老人又说:“那天,是杨将军对我说的最多的话。他还说,党是什么,党就是老百姓的梦想。总有一天,党会领导我们赶走日本鬼子。到了那一天,老百姓就能过个幸福日子了。”

看来,老人的话是真的,不是他编出来的。

这个时候,夕阳完全沉没下去了。老人看着西天的晚霞,无比的留恋。是的,相信每一个老人,都会留恋晚霞的。

天还不黑,老人就说要回去了。我说:“天还不黑呢?”老人说:“到家就黑了。”

这时候,在农田里劳作的农民陆陆续续都收工了。他们有的扛着铁锨,有的扛着䦆头,有的推着独轮木车,有的牵着羊,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回走。我知道老人也要回去了,天还没黑。但老人说,他走得慢,回到家天就黑了。他说,明天接着给我讲杨将军的故事。

第二天,老人果然来了。我问他:“老伴儿没说你回去晚了?”

老人说:“老伴儿早没了。”

我说:“那你一个人过?”

老人说:“一个人过。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老人接着给我讲杨将军的故事。

老人说:“杨将军对我可好啦。”

我说:“怎么个好法?”

老人说“杨将军经常喊我的名字,喜庆,喜庆!杨将军就这样喊我。”

我说:“你是他的勤务员,他当然要喊你啦。”

老人笑了。老人说:“我给杨将军喂马的时候,杨将军在屋子里看地图,他一直在看,我喂完了马,他还在看。我说,吃饭了杨将军。他不吭声,还在看,我一连说了三遍,杨将军才放下地图,饭已经凉了,我想把饭再热热,杨将军说,不用热,这样吃就行。一个菜团子,一碗稀饭汤,吃不饱肚子啊。”

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感叹地摇摇头说:“唉,那几年,真的整天饿肚子呢。”

老人给我讲,夏天的时候,我们在密林里挖了好多的地窖子,有一人高,在用树脂茅草盖上,没有这些地窨子,冬天零下三四十度早冻死了。我们把一些粮食藏到里面,为防止黑瞎子扒走,周围要下套儿。

那时候我们经常打仗,有一次,鬼子把我们包围了。我们突围后,在林子里转了一天,发现一个村子里有一间空房子里有一堆尸骨,还有孩子的骨头。杨将军说,这是日本人把他们集中在房子里用火烧死的。杨将军蹲下来,半天没有说话,最后才说,把他们埋了吧。我们就在外面一个不远的地方挖了个坑,把这些尸骨掩埋了。

那些粮食很快吃完了。不打仗的时候,我们就到山上采野菜,一边儿采野菜,一边儿唱《采山菜》的歌儿,露营的时候,我们就唱《露营之歌》,有一次我们到了松花江畔,我们就在松花江畔边儿上唱《松花江畔》。打了胜仗,我们就唱团结抗战歌。一次,我们在一个土围子里吃饭。这里老百姓对我们好,煮了粉条和豆腐让我们吃。还没等吃,敌人就攻上来了,我们可是有三四年没吃上豆腐,粉条儿了,不舍得丢下,敌人撤退了,就跑过来吃几口,边打边吃。

老人说,这是我们吃得最过瘾的一次,也是吃得最饱的一次。

“知道吗?以后,我们再没吃到这么好的饭了。”

“以后,我们就开始饿肚子了。”

老人说,那个冬天,鬼子把我们围得很紧,很快把粮食吃完了,临近腊月,已经好几天没吃一粒粮食了,肚皮贴在脊梁骨上了。杨将军把裤子缝的几块羊皮拆下来烧着吃,煮着吃。有人把牛皮的靰鞡靴放到铁桶里煮,煮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煮烂。我们用刀子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在嘴里嚼,嚼好长时间也嚼不烂,就把一小块牛皮咽下肚里。

有人饿草鸡了,就偷偷跑下山去。有人说,把他们抓回来。杨将军说,他们是去寻口饭吃的,让他们去吧。

粮食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什么吃的也没有了,已经饿了好几天肚子了。杨将军对我说,喜庆,咱这里没吃的了,给你两块大洋,你下山吧,或许能混口饭吃。

我说:“杨将军,我不下山,死也要死在这里。”

杨将军搂着我的头说:“听话,现在下山,还不晚……”

我说:“我坚决不下山。”

杨将军说:“那你可要遭罪了。”

我说:“我不怕遭罪,我要跟着杨将军打鬼子。”

杨将军点点头。

由于叛徒的出卖,鬼子知道了杨将军的确切位置,我们被鬼子包围了。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里,我们从一道沟,退到二道沟。天黑的时候,我们又退到三道沟。我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头突然一阵晕眩,我什么也不知道啦。半夜醒来,我手里多了一张纸条儿。我打开一看,是杨将军给我写的:喜庆,我去那边儿引开鬼子,你赶紧从这边儿突围。记住,千万别过来,这是命令。对不起了喜庆,没能给你娶个媳妇儿。

我紧紧地把纸条攥住,在心里对杨将军说,我不要媳妇儿,只想跟着杨将军打鬼子。

天傍亮的时候,我听见远处传来密集的枪声,知道是杨将军和鬼子接上了火。我把纸条撕碎,掏了掏口袋,里面叮当作响,掏出来一看,是杨将军给我的两块银元。我把这两块银元攥在手里,低下头哭了。

我想去找杨将军,站起来摸我的枪,没有摸到。我的枪不见了,我摇摇晃晃往枪响的地方走。走了几步,又跌倒了。

老人说,后来,我又听到了枪声。我问他:“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老人说:“我的命大,不然也会被鬼子抓去的。”

老人说,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雪。他没有被冻死,也没被鬼子发现,后来他逃了出来,下了山,这才知道杨将军牺牲了。

老人喃喃自语:“杨将军,杨将军是好样的。”

他的眼睛迷离起来。这时候,西边的天际又是和昨天一样的景象,晚霞映红了大半个天边,像浓墨重彩的油画一样。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大概就是喜欢这样的色彩,喜欢这样的晚霞。不然,为什么那么专注地看呢?

我问他:“杨将军被鬼子打死了吗?”

老人说:“嗯,可恶的小鬼子。”

问这话时我自己心里也是一阵阵难受。老人说,那天我最后一次听到枪声,是杨将军在吸引鬼子,杨将军也饿得不行了,他好几天没吃饭了。可是杨将军还能爬到山顶,鬼子也往上爬,杨将军把鬼子都吸引过去了,打着打着,鬼子就发觉不对劲了,鬼子发现山上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停止了射击。鬼子让汉奸向杨将军喊话,让他投降。杨将军故意拖延时间,一直拖延到太阳就要落山了,杨将军说,让我投降可以,你派人上来咱们谈谈条件。结果一个鬼子军官说,你等着,我去和你谈,鬼子军官刚一站起来,杨将军一枪打中他的胸部,当场毙命。那个叛徒也被杨将军一枪打断了右腿。趁敌人乱作一团,杨将军钻进林子里。

老人说,这个时候的杨将军孤身一人。零下40多度的酷寒,他的大衣早就破得不成样子,几天来粒米未进。他拖着敌人,把600多人的讨伐队,被他一个人拖得冻的冻、饿的饿,掉队的掉队,最后只剩下50多人。

老人说,如果这时候杨将军能够吃上一顿饱饭,再有药品包扎一下淌血的伤口,能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再休息一宿,杨将军是不会被鬼子捉住的。

那天晚上,杨将军躺在冰凉的窝棚里,奄奄一息。老人说,饿已经不再是肚子咕咕叫的问题了,而是头晕和乏力,浑身疼痛。杨将军扯出袖口里的棉花,就着雪,一口一口,把棉花吞下去。

第二天上午,杨将军在窝棚里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知道是进山打柴的,就走出地窝棚,对他们说:“我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你们帮帮忙给我买点吃的,再给我买套衣服来。”这几个人不敢去,也没敢吱声。这时候其中一个人就说,看样子你被包围了,跑不出去了,不如你就归顺了吧,归顺了日本人不能杀你。杨将军说,你说的或许不错,但是我不可能这样做,我坚决不能归顺。”

其中一个人对杨将军说:“我下山给你买点吃的。”

这个人回到县城,不巧被一个日伪特务给套了出来。地窝棚里的杨将军正盼着村民给自己买来吃的,好继续战斗,可他却听到了汽车引擎的声音,他知道事情不好,赶紧离开地窝棚,向山上跑去。

杨将军已经饿了好几天肚子,但是还能坚持跑,两手摆动超过头顶,跑起来像鸵鸟一样。跑着跑着,速度就慢了下来,很明显跑不动了,最后在一棵树下躲了起来。

敌人想捉活的,并没有开枪,而是向杨将军喊话,劝他投降。但是回答他的喊话的只有手枪的射击声。打了一阵以后,杨将军知道突围无望,就把自己身上带的文件点火烧了。

这个时候,敌人也知道劝降杨将军没有可能了,鬼子指挥官下令开枪。在密集的枪声中,杨将军倒在血泊中。

老人讲述完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对我说:“要是下一场大雪就好了,抓一把雪,尝尝当年和杨将军一起吃雪的滋味。”

他显然是口渴了,我说:“你是口干了,才想起要吃雪的。”

老人说:“不是,我想杨将军了。”

老人喃喃自语,他说他不止一次梦见过杨将军,梦见过杨将军打鬼子的情景。

我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听着他讲的杨将军的故事,不由陷入了深思。

第二天,我又看到老人坐在田埂上,眯着眼,正在看夕阳。我听到他嘴里哼着小曲儿:下关东,走中原,跟着杨将军。下关东,走中原……

癫痫病发作时的诊断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
江苏儿童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