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达周年纪念 >> 正文

【江南小说】医院车祸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王一哥们跟人打架,运气不好,搞得鼻青脸肿,住进了医院。小王从另一哥们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正在吃饭,二话没说,丢下筷子就开车赶到医院。

小王走进病房,东一眼西一眼瞎瞅,幸亏那朋友能认出他,连忙招呼说:“嗨嗨,我在这呢。白长那么大狗眼,我这么大活人你都认不出?”

小王看着那哥们,脸都肿起老高,还青一块紫一块的,差点没认出来。听着他口气,没有什么大碍,小王摇头晃脑一脸坏笑:“想不到啊,你也有今天。”

那哥们看到小王笑,也想跟着笑,刚咧开嘴,就疼得直皱眉头,没好气的说:“亏你还笑得出来,我差点都死的人了,你还笑。”

小王伸手抓过一把椅子,坐到他旁边,问:“谁把你搞成这样?你也真是,也不打个电话,要不兄弟现在给你报仇去?”

那哥们动了下嘴角,说:“嗨,我也不认识人家,属于紧急事件,两句话没说完就动了手,哪有时间掏出手机打电话?报仇就不必了,对方也没好到哪里去,估计就在哪家医院躺着呢,说不定出门就能碰到他。”

小王来了兴致,说:“要不我扶你去找找?找到了咱就在病房摆个擂台,你俩接着干?”

那哥们知道小王是在埋汰他,想大声骂他两句却扯不开嘴,生气的说:“我说你这人吧,还有没有同情心了?就我现在这样,护士不来照顾也就算了,你也不问问我中午想吃点啥?”

小王忽然想起,自己也还没有吃好饭,干脆下楼买来一起吃得了,就问那哥们想吃点啥?那哥们又皱起了眉头,说:“可逮着机会让你请客了,吃龙肉的心我都有啊,可惜我这嘴张开就疼,只能喝碗稀饭,还得用吸管才行。”

小王得意的直笑,说:“得嘞,一会你就喝着你的稀饭,看我鱼肉一番吧。”

那哥们又骂起了小王,可是小王已经站起身,装作没有听到,匆匆下楼去了。

小王掏出车钥匙,走向自己的车,分明看到有一辆车正在往后倒,就要撞到自己的车上,着急大喊:“停停停!”

只听咣当一声,那辆车的屁股就“吻”到小王车的前脸上,两辆车的保险杠当时就碎了一地,把小王的车“疼”的直叫唤。小王心里更疼,加紧了脚步,非要教训教训这个“瞎了眼的”不可。

肇事车上下来一女的,挺时尚,戴着墨镜,看了一眼情况,又走上车,踩着油门就想走。小王一见这情况,慌了,跑上前去,把对方车窗敲得啪啪响,吼着:“撞了车还想跑?你给我下来!”

对方还真就把车停了,那女的走下车来,有四五十岁左右,一身高档的裘服,戴着浅色墨镜,一脸不屑的站在车门旁,说:“为了你那破车我犯得着跑吗?你知道我现在去修下车得多少钱,还在乎你那星星点点?说吧,多少钱,我现在就给。”

小王来气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对方如果是个男的,他早该动手了,现在只能动口,说:“五百万,你拿得出吗?”

对方柳眉一挑,说:“你也真好意思开口,也不打量打量自己的身份。告诉你,五千万我都能给,就看你值不值这个数。你要想要钱呢,就别磨蹭,说个对得起自己的价格,我给钱走人,不然的话,你一个子也得不到。时间不多啊,我还赶时间呢。”

小王听到这番话,脸憋得通红,气得直跺脚,指着对方说:“我看你是个女的,才对你客气,别给脸不要脸啊。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你也别想走,跟我一起把车修好了,你爱干嘛干嘛去。”

不知道哪句话彻底激怒了对方,只对小王说了句你等着,就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然后走进车里,用力关上车门,把音响声音开得大大的,不出来了。

小王那个气啊,却没有办法,也不知道对方打电话到底招来何方神圣,怕自己吃了亏,也打了一通电话,招来一帮哥们。

不一会,一辆黑色轿车风驰电掣的开过来,人群马上闪开一条道。只见黑色轿车一个急刹车,停在小王旁边。小王不认识这辆车,看到那女的慌忙走下车来,知道是对方的人先到了。车上只有俩人,开车的是个年轻人,看样子像是司机,脾气很火爆,问清了是小王在找茬,就像见到杀父仇人般扑过来。小王也不是吃素的,后退一步就要应战,可是年轻人马上就被另一个长者叫住,悻悻的站到一旁,只是一双怒目瞪着小王不放。长者也看了一眼小王,又踱着步子走到小王车旁,看了一眼车牌号,又走到小王面前,对他说“年轻人,开车不要太鲁莽,现在追尾了,你想怎么处理?”

小王吃了一惊,气愤的指着那女的说:“她倒车撞到我车上,怎么是追尾?你不要跟我来这一套啊,没用。”

长者笑了笑,说:“要么你就把我们车给修了,要么跟我们道个歉,这事我就不追究了。你也权当交了学费,往后做事啊,多长个心眼,看清楚到底碰到谁了。”

小王那个气啊,脸涨得通红。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对方反倒理直气壮起来,小王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刚要发作,自己的兄弟们开车赶到了。

车上下来四个人,都是小王的哥们,一个个也是凶神恶煞,下了车就想往上扑。小王的救兵赶到了,小王的底气更足了一些,正要开口,医院的四五个保安忽然冲过人群,挡到长者面前。他们都手持警械,对小王他们虎视眈眈。

小王奇怪了,这管保安鸟事啊,他们总不是吃饱了撑的吧?更加戏剧化的是,小王的一哥们居然还认识那长者,毕恭毕敬的跑到他面前,说:“王叔,还认识我吗?我是小李,工商局高局长是我舅,咱们还一起吃过饭。”

长者看了看小李,恍然大悟,说:“对对对,想起来了。你们认识?朋友?”

小李俩眼睛眯成一条缝,说:“嗯,王叔,我们关系好着呢,就像一个妈生的。巧的很,我这兄弟也姓王,你们还是一家子。嗨,怎么说的,世界就是小,今天咱们居然这样碰上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都是孩子们跟你闹着玩儿呢。我这就跟我这倔驴兄弟说两句,保证把你车给修好。”

长者只是笑,一言不发,小王却受不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没有来得及问小李是怎么回事呢,小李早已把他拽到一旁,问他:“知道这是谁吗?”

小王正气他呢,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骂他:“你个矬子,没想到你……”

小李打断他的话,也不还口,解释说:“我是救你呢,知道吗?他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旁边那女的就是他老婆。你得罪了他,能有好下场吗?听我的,赶紧道歉,把人车给修好,我在中间多说些好话,人家不追究就是你的造化了。”

小王哪里听得进去,冲小李吼道:“我管他王院长张院长,他老婆把我的车给撞坏了,还要我赔?门都没有。”

小李不知道小王会说的这么大声,吓得一哆嗦。王院长脸上挂不住了,冷笑着对小李说:“小李,不是叔不给面子,你这朋友也太不识抬举。他既然要公平,咱就报警吧。”说着就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小李慌了神,一边喊着“别别”,一边冲上前去制止,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小王倒觉得挺好,平时打架最怕遇到警察多事,现在反倒觉得警察来了最好,总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不知道这位院长有何魔力,平时谁要报了警,半个小时能见到警察已经不错了,院长这通电话,警车不到五分钟就赶到现场。

警车上下来四名交警,两名取证,一名负责拍照,一名疏散围观群众。

小王领着两名取证的警官来到自己车前,上蹿下跳跟他们描绘当时的情景,可惜两名警官并不是很感兴趣,匆匆记录了一些东西,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还不等小王说完,已经打电话叫来拖车,要把两辆车都拖走。

小王理直气壮的问他们责任在谁?两名警官有些不耐烦了,答道:“留下电话吧,调查之后,会通知你的。”

小王傻眼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车被拖走,特别是看到院长夫妻俩微笑着钻进车门时,感觉钻心的疼,恨的牙根痒痒,却也无可奈何,真要一时激动打了人,明明自己有理也变得没理了。

人群散开了,小李依旧絮絮叨叨,责怪小王不该得罪这位王院长,现在篓子捅大了,真是不可收拾了。小王倒没怎么看上这位院长,不就是医院的院长吗,能有多大本事?只是心里一口恶气没地儿出,憋得难受,忍不住冲了小李几句,害的小李好心还挨了一顿骂,不欢而散。最倒霉的就是躺在病床上那哥们了,别说龙肉,就是稀饭,也没能喝上。

没过几天,小王真就接到了通知,说认定报告出来了,小王的车追尾,负全责。小王气得脸红脖子粗,对着电话吼着:“我还没进车呢,她就撞上来了,怎么能是我追尾呢?无人驾驶呀!”

对方可没空跟小王纠缠这个问题,没好气的说自己只是传话而已,有任何疑问,去找相关部门理论好了。

小王知道自己再生气也没有用,语气稍微平和一些,问对方自己能把车提出来吗?对方说不能。

小王又问另一辆车呢?对方说人家既然没有责任,车当然早就提走了。

小王气得真想摔了电话,但为了自己的爱车,怎么也得忍一忍,又问:“那我怎样才能把车提出来呢?”

对方说的很轻松:“哦,算你运气好,人家也不想深究,一分钱也不要你的,只要跟他们道个歉,车子就可以提走了。”

小王这辈子跟不少人说过对不起,但是对王院长?小王实在没有这个想法,王院长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小王想想都觉得恶心,况且自己车被撞了还要跟别人道歉,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当时只觉得脑袋就要爆炸了一样,恶狠狠地说了句:“你让他们吃屎去吧!”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小王不曾想一个医院的院长竟有这般本事,能够活动到交警大队去,还妄想让自己道歉,门儿都没有。小王也不是没有后台的人,现在的社会,没有后台,谁敢大声说话?小王的叔叔在县委好歹也是个干部,不信还治不住一个小小的院长?

小王得意地拨通了叔叔的电话,关心一番后,说:“叔,本来不想麻烦你的,现在你必须出马了,不然,你侄子以后就没法见人了。”

叔叔听到小王这么说,着急地问:“你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小王说:“前几天我去医院看我一朋友,出来时正好有辆车撞到我车上,我还没发火呢,对方居然让我跟他们道歉才算完事……”

叔叔显然很生气,还没有让小王说完,就拍着桌子骂道:“是谁瞎了狗眼,敢这样欺负咱?你跟叔说是谁,我现在就给交警大队打电话,把他们的车扣个一年半载,看他们还敢这么嚣张?”

听到叔叔这么说,小王来劲了,说:“就是县医院的院长。他们的车早都提出来了,我的车还扣着呢,非要我跟那两个狗日的道了歉,他们才肯把车还我。”

叔叔忽然不讲话了,好长时间,才问小王:“王院长啊?你怎么能让他的车碰到呢?这个事——没法办。”

小王愣住了,怎么?县委的还怕医院的?叔叔又接着说:“小王啊,医院水深那,这王院长的手段你不知道,虽然他的身份只是人大代表,但是他市里都有关系,我们书记都怕他三分,经常被他训的没有一点脾气。我是什么角色,也敢动他?我看你就认了吧,叔出面,跟你一起请他吃顿饭,不就道个歉吗,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小王万万没有想到,王院长竟有这么大势力,连叔叔都镇不住他,却还不甘心,问:“叔叔,你一直跟我说,咱不能让别人当软柿子捏,现在怎么就……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你神通广大,尽量帮我活动吧,需要多少钱,我出。”

叔叔听到这些话,忍俊不禁,劝小王:“你有多少钱?十万?一百万?这些钱在王院长眼里连零头都不是,咱拿什么跟人家拼啊?就是我的车被他撞了,我也只能当成开玩笑一样,不给他修车就是好的了,还妄想他给我道歉?这不是软不软的问题,关键是咱和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你懂吗?”

小王有些绝望了,只是到底不愿意跟王院长低头认错,大不了车不要了,也不能做个窝囊废。叔叔见他这样钻牛角尖,有些生气,说他以后会吃亏的。为了让小王“改邪归正”,叔叔好话说尽,最后承诺小王饭钱他出,他来道歉,小王只坐下陪吃就成,可是,小王脑袋一根筋,死活不愿意。叔叔也没了办法,生气说你爱咋咋地吧,挂了电话。

小王的工作就是叔叔给安排的,说起工作关系,叔叔还是小王的上司。要在平时,小王最怕叔叔生气,现在他心头堵得慌,也管不了这么多,一门心思要怎样整整院长。看来叔叔这条路是走不通了,想不到已经混到县委的叔叔居然还怕一个医院的院长?或许这个王院长真的太有关系,不然,怎么连书记都要怕他三分?好吧,白的不行,咱就来黑的。

小王也不是什么善辈,虽然自己混的没什么名气,但是能够扛住事的老大,他还是认识的,其中最能叱咤风云的,就是吴叔。吴叔这个人,跟小王爸爸是一辈,资历也老得多。他最早是开澡堂起家的,用的就是小王家的房子,那时还没有小王呢。小王的爸爸时常跟他聊起这位吴叔,有种,谁跟他来客气的,他也跟人家客气,碰到找茬的,他就甩开胳膊跟人拼命,只要人家不把他打死,他就不停手,十里八村哪个不怕他?但是吴叔也不是天下第一高手,跟人打架,总有受伤的时候。那时的吴叔,进医院就像进家门一样平常,好多次送去急救,他身上没有钱,都是小王的爸爸给付的。因为这个,吴叔一直把小王一家当做恩人看待。

经过几十年的拼搏,破澡堂早已没了踪影,现在已经做成“休闲中心”了,远近闻名,就是上级来了领导,县里也要带他们去吴叔那洗澡。吴叔当然也不会成天要死要活的跟人拼命,你见过几个老大是要亲自出马的?吴叔手下那一帮混混,比起当年的吴叔都要狠,养着他们,吴叔的名气更加响了,不管黑道白道,谁也不想跟他闹起矛盾。如果小王在外面出了事,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就没有摆不平的。

辽宁哪个医院治癫痫
中医治疗癫痫病还能治好吗
怎么医治原发性癫痫病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