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钢结构设计师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以梦为马,换我年少(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林夕落,我限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滚回来!”电话那头传来王丹阳粗暴的声音,尖锐得快要将人的耳膜给划破,还好一手握着电话的林夕落早就料到了这一句“河东狮吼”,电话离她的耳朵至少远了二十公分。

王丹阳是她的母亲,年过半百的她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她出嫁,然后像很多同龄的老太婆一样可以抱着外孙子溜达,而不是整天无所事事,身边连个解闷的人都没有。

可二十七岁的林夕落迟迟不想结婚,王丹阳被逼急了,就到处给她张罗对象。

那名男子林夕落是见过的,叫伍启,长得不怎么样,沉沉闷闷的样子,可她的母亲就喜欢那样的,说是老实。

林夕落被母亲逼着见他一面,第一次见到那般沉闷的男子,半天不说一句话,差点没把她给憋死,在她庆幸黄了的时候,对方却打电话到她家,说是愿意进一步了解。

林夕落听罢差点没吐出一口鲜血,母亲则一副手舞足蹈的模样,像是千年的“璞玉”终于找到了识货的人。

林夕落不知道那伍启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看上她了?明明第一次见面,她穿得邋里邋遢,喝个汤也弄得滋溜溜的响,而他们之间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句,她觉得那人绝对不正常,至少脑子是有问题的。

没有感情作为基础的婚姻,势在必逃。

这不,就在伍家父母陪同伍启踏入她家门的那一刻,她便从睡梦中惊醒,衣服也来不及换,随手抓了电话打开窗户一个翻身的动作,干净利落地落在了墙角。

还好,她的房间在二楼,那样的高度摔不死人。

好不容易,电话那头的暴怒声结束了,林夕落把手机挪到嘴边,清了清嗓子:“要我回去,做梦去吧!”

林夕落的声音够大、够彪悍,配着她那身打扮和脸上那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引来了路人的纷纷侧目。

他们的眼神里有探究、有疑惑、有不解,更多的是丢给她一个“有病吧”的表情。

至于别人的看法,林夕落并不在乎,手一扬,那部刚买的手机就做了个抛物线,然后直直地冲进了臭水沟。

忽的,林夕落感到一阵凉意,然后是一股恶臭。

有一辆保时捷像风一样从她面前经过,很不巧的,前几天下了场大雨,坑坑洼洼的街道蓄了不少臭水。

林夕落用手摸了摸脸上的水,然后狠狠地将蹦进嘴巴里的臭水吐出,真是恶心。

这年头有车了不起啊!开那么快,林夕落巴不得它一不小心冲进臭水沟,或是直接撞上电杆,直接报废是最好。

就在林夕落刚要穿过马路到对面去时,一阵妖风起,风势来得过于汹涌,弄得她睁不开眼,更可恶的是风中还夹杂着各种烂布条子、火柴棍、泥沙、小石子和烂树叶。

“shit!”

林夕落低咒一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北方的秋天似乎就是那么任性,霾多风大,这还不算,就在她回过神来打算抬腿离开的时候,被一只哈士奇咬住了她的裤腿。

林夕落瞪它,它也瞪她,更可恶的是她被咬紧的裤腿,丝毫没有松开一丁点,就连又憨又温顺的哈士奇都看她不顺眼了,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悲哀。

【二】

门铃响的时候,李野还在睡觉,他眯着眼睛烦躁地哼了一声,转而翻了个身,用被子将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的,大周末的不好好睡一觉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可能是主人的不予理会起了作用,门铃终于没有响了,李野把头从被子里头撤了出来,狠狠地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捂在被子里真是闷。

就在李野快要死睡过去的时候,门突然咚咚咚地响了起来,用手拍还不算,还用脚踹。

“来了来了!”李野不耐烦地喊了一句,门外的敲门声却没有减弱分毫。

李野迅速爬起来,被子因为他的动作滑到了腹部,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会让人看了忍不住咽口水,顾不得穿衣,李野便裹了一条浴巾去开门。

看到门外的人,他差点没吐血身亡。

门外的林夕落穿着睡衣,套着拖鞋,蓬头乱垢暂且不说,浑身还散发着一股恶臭,更要命的是她右脚的裤腿好像还缺了一块的样子。

“你是被贩卖到非洲挖金矿去了?”李野强忍住笑意,却因憋得太久腹部抽搐得厉害,他转身给自己接了一杯水,打算缓缓。

“老娘被逼婚了,来你这里避避风头。”林夕落也不拐弯抹角,她的确是避难来的。

“噗……”正在喝水的李野被林夕落的话给吓到了,没忍住喷了一口水,然后放下水杯,捧腹大笑。

“逼婚?”李野笑得快要站不稳了。

林夕落没理他,踹掉自己脚上那双碍事的拖鞋着进了屋,然后绕过李野进了浴室,她需要好好地洗个澡,那样的自己,她自己都嫌弃。

李野好似习惯了般,不去理会林夕落,关了门径直进了卧室打算继续补觉。

李野是在十二岁那年认识林夕落的,那时他们家搬到了她住的小巷子,成了她的邻居。

在李野看来,那时候的林夕落专门欺弱小,抢人家的糖吃,简直就是一个“女流氓”的代表,他后来才得出结论,“女流氓”并非一两天能练得出来的,那是个日积月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啊!

从那一天起,两个人就争争吵吵地过了十几年,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应该是一对,他们却相看两厌。

林夕落在浴室里呆了几个小时,里里外外地已经搓了几遍,确定身上没有了异味才裹了件浴巾出来。

她不管正在睡觉的李野,门也不敲就推门进了他的卧室,李野估计也是习惯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林夕落径直走向李野床边的的那个大衣柜,一阵翻腾。

“你找什么?”李野被她吵得有些不耐烦,语气有些冰冷。

“衣服。”林夕落回答着,手也没停下,继续翻腾着。

李野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他慢腾腾地起身向客厅走去,看到客厅里的人,他仿佛被雷劈了一下,动弹不得。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场景,林夕落穿着他宽大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周围全是他之前换洗的衣服,乱七八糟地洒了一地。

“林夕落!”李野气得浑身发抖,脸皮厚成这样,她真是无敌啊!

后来的后来,林夕落自知理亏,抱着李野的衣服声称要帮他洗干净,李野无奈,换了身衣服,嘭的一声关上门出去了。

晚上回来的李野丢给林夕落几个袋子,有衣物,也有零食,他不能忍受她穿着他的衣服在他眼前晃悠,也不能看着她被饿死。

客厅终于被林某人收拾干净,她良心终于发现了,李野欣慰不少。

看着阳台上挂着的衣物,走近一看,李野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林夕落!”这一声过于吓人,仿佛振得整栋楼都晃动了下,林夕落嘿嘿地笑了两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了客房,锁门。

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李野气结,他堂堂一名大律师,自认为自制力还是可以的,可是看着被林夕落洗出多种颜色的衬衫,他不淡定了。

【三】

第二天林夕落起来的时候,李野已经上班去了,虽然李野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嘴又贱,但是他在别人眼里却是一个翩翩公子哥,有风度又有责任心的暖男一枚。

看着餐桌上的那杯牛奶和看起来松松软软的面包,她开始有点认同别人对他的评价了,她拿起面包大力地咬了一口,真甜,是她喜欢的口味。

林夕落吃饱喝足,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她没几个朋友,唯一的那几个还通通都变成了李野的前女友,因此也与她断了联系。

林夕落就想不明白了,高中时期的李野是个文文静静的男孩子,按时上课,穿干净的校服,除了她,他好似不会同任何一个人发生矛盾亦或是争吵。

可大学时期的李野差点让林夕落跌破了眼镜,他变得话多起来,对她也是流里流气,像个流氓,更可恨是,他追过她身边所有要好的同性朋友。

他曾大张旗鼓地在女生楼下摆蜡烛、唱情歌,只可惜,她从来就不是他的告白对象,明明知道他是个“花心大萝卜”,每段恋情都不会超过三个月,但她的朋友都会忍不住,“飞蛾扑火”也是甘愿。

帅哥就是帅哥,就算挖了个坑也会有人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她明明比她们都漂亮,大大的眼眸,长长的睫毛,好看的瓜子脸上有笔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又白又嫩的皮肤,墨色的头发垂到腰部,风一吹,丝丝晃动,甚是好看。

用李野的话来说,她有着天使的面庞、蛇蝎的心肠,小时候抢了某个小男孩的糖果,也被他一直记着。

林夕落走进李野的卧室,拿出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她已经好久没工作了,再这样混吃等死,她也会鄙视自己的。

李野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黑漆漆的,没有开灯,他随手摁了下玄关处的开关,屋里瞬间亮堂了起来。

林夕落抱着笔记本陷在沙发的角落里,蜷缩着双腿,睡得很熟。

睡着了的林夕落没有了平时嚣张跋扈的模样,灯光洒在她熟睡的眉眼上,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

大学时期的林夕落简直就是一坐吃等死的典型,好吃好玩,就是不好学。每次考试都是擦着及格线飞过,亏得她写得一笔好文,也算是中和了她的劣根,大学毕业后她就直接进入了一家杂志社,由最初的写手到现在的金牌编辑,她也算是养活了自己。

李野抽出了她怀里的笔记本,轻轻地抱起她走进了客房,然后替她盖好被子,关上门离开。

李野前脚一离开,林夕落就睁开了眼睛,其实在李野打开灯之前她就醒了,装睡的她被李野打横抱在怀里,整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第一次,他离她那么近。

她承认喜欢他,是在大二那年,他和她最好的朋友温韵在一起了,那种心痛到快要窒息的感觉,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对自己坦白了,却在所有人面前矢口否认,他不喜欢她,她自然也是清楚的。

随着他女朋友越换越勤,前女友快可以组成“中国女足”的时候,她突然释怀了,最起码,她是以最佳损友的身份陪着他的,不远不近,距离刚刚好。

时间不等人,他们都不小了,李野似乎玩够了,他居然开始配合着家里人同意相亲。

有人半开着玩笑,说是要不让他俩凑合着做一对吧,认识那么久,也不用刻意地去培养感情了。

李野总是一脸嫌弃的回答,他宁愿打一辈子光棍,也不愿意和一只母老虎在一起,林夕落也是相当配合地回击,要和他在一起还不如去死。

也就因为这样,大家伙都识趣地不再把他们两个拉在一起。

期间也有人追过林夕落,却都被她粗暴的脾气给吓走了,其实她心很软,只要哄哄她就好,可惜没人愿意揭开她那层“狼皮”。

而她,也不敢太在乎别人,百分之百的真心,她不敢给,怕一分都收不回来。

【四】

林家曾多次打电话给李野,询问林夕落的下落,每每如此,林夕落便呆站在旁边,眼巴巴地可怜兮兮看着李野,她怕要是李野一个不小心泄露了她的行踪,那就完蛋了。

“有人愿意娶,你还不愿意嫁,你是想孤独终老了吧?”刚和林母挂了电话的李野就不慌不忙地抛出了一句话。

李野没把她供出去,也算够义气,林夕落低着头,不打算理他。

“还是你有喜欢的人?”李野打开冰箱拿出了两瓶可乐,给她递了一瓶,然后自己打开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

“暗恋算么?”林夕落接过他手里的可乐,悠悠地丢出一句话。

“噗…”李野再次喷了一口水。

“谁那么倒霉,被你喜欢着?”李野淡定地擦去他嘴角的水渍,这是第一次,林夕落亲口承认她有喜欢的人。

“他就是一混蛋!”林夕落搁下话,径直走进了房间,不再理会李野。

“混蛋”配“女流氓”,倒也是绝配。

李野将手里的可乐喝光,默默地看向窗外,夕阳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照在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林夕落是被李野的喇叭声给震出房门,她迅速地换了身衣服,跟着李野出了门。

那是她离开家后第一次外出,之前都是宅在李野家里。

可能是许久没出门的缘故,对外面世界的嘈杂,林夕落显得有些排斥。

林夕落跟在李野的身后,各种好玩的好看将她吸引了去,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野已在她十米开外的前方。

那人在前方悠悠地走着,双手插在裤兜里,自从他的白衬衫都被林夕落染上颜色后,他就只穿深色的衬衫,宽大的后背在灯光下看起来温暖极了,林夕落呆呆地看着,失了神。

她和他,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近到她几步小跑便可以追上他,远到他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林夕落一路小跑追上了李野,尽管那人对她总是苦着一张脸,她却像要到了糖果的小孩,嘴角上扬的弧度映在了橘黄色的街灯下,是那样的真实。

后来的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他们打算找个地方填饱肚子的时候,他们在步行街遇到一个人——温韵。

林夕落曾经的好朋友,李野的初恋。

李野知道那林夕落和温韵闹僵了,便叫她在原地等着他,说完抬腿走向了温韵。

林夕落并没有听李野的话站在原地,而是漫无目的地走开了,她不想看见温韵,更不想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起。

林夕落不是因为温韵曾是李野的女朋友而和她闹翻,她还没那么小气,她只是在某个机缘巧合的听到了温韵和其他人的对话。

治疗羊角风的价格
荆门市看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的治病方法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