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会计上岗证考试 >> 正文

【八一】姐姐(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夏天是在冬天出生的。当他被爸妈抱回家的时候,家里挤满了前来道贺的人。把夏天和他妈安顿好之后,爸爸便和男人们到外屋喝茶聊天等着喝喜酒,而女人们则聚在里屋热乎乎的炕头上嘁嘁喳喳个没完。

邻居老米的媳妇说道:“都说孩子第一眼看见谁就跟谁亲。夏天他妈,快瞅瞅夏天睁眼没?”

老米媳妇的话一出口,夏天就睁眼了。只夏天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妈妈,而是一个扎着俩羊角辫儿,嘴里有俩兔子牙的小闺女儿。

小闺女儿一见夏天睁眼瞅她,就指着夏天说:“他第一个看见的是我,他跟我亲,嘻嘻嘻嘻!”

一屋子的女人们笑成一团,夏妈抱住那小闺女狠狠亲了几口,然后对老米媳妇说:“你家米兰我定下了啊!”

老米媳妇说:“现在孩子都还小呢!先当姐弟吧,等大了再说。”

于是,夏天有了一个比他大三岁,不一个姓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那时候,人们的日子还不富裕,但邻里间却亲如一家。所以,在夏天不会走路之前,他听见最多的声音不是爸妈的而是米兰姐姐的。

“姨,夏天拉臭啦!”

“姨,夏天尿啦!”

“姨,夏天吐白沫啦!”

夏天家连闹钟都不用上了。

夏天三岁那年的夏天,他看见他姐姐背着小书包,穿着花裙子,好像是要出门去的样子。夏天急眼了,跑过去拽住姐姐的裙子不撒手。

“弟,姐去上学。”

“不行!”

“不行也得行,不上学将来没饭吃。”

“我家有!”

“那也不行,不上学人家瞧不起!快松手,姐要迟到啦!”

“不行!”

啪,夏天挨揍了,是夏爸打的,夏天哭得很委屈。米兰死死抱住夏爸的手不让他打夏天,老米媳妇跑过来抱起夏天就把夏爸一顿臭骂。夏妈看着老米媳妇骂夏爸,她居然都不拦一下。

这动静引来了同院的几位叔叔大爷、大妈大婶儿,最后理亏的夏爸用自行车带着夏天,跟着老米一起送米兰上学去了。

从那天开始,不论米兰在学校学了啥,回家之后都会教给夏天。夏天发现他的米兰姐姐好像变了个人,好像啥都知道似的。所以,米兰说啥夏天都信,米兰让夏天干啥,夏天绝不打折扣。

“夏天,跟姐学哈。阿、波、呲、得……”

“夏天,跟姐念哈。床前明月光……”

“夏天,知道这是啥不?姐教你哈,这是1,这是2……”

四年后,当夏天也背着小书包走进小学校的时候,他姐已经上初中了。夏天入学那天,班主任拍着夏爸的肩膀说:“老夏你教育的好哇,这孩子交给我了。尖子生,必须是尖子生。”

夏爸笑得合不拢嘴,夏天就此开启了学霸模式。夏天上四年级的时候,他就会做初中的题了。别人都说夏天是天才,可夏天知道自己不是,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这么出色,都是因为他的姐姐米兰。

“夏天,嘿嘿嘿。姐又忘了做作业了,明天不交作业,老师就会让姐找家长。姐想着就别麻烦我爸和你爸了,你帮姐做了呗?”

习惯成自然,夏天对姐姐的要求是从来不会拒绝的,他更不愿意看到姐姐被大人骂。所以,夏天一个小学生愣是学会了做初中的题,你说气人不!

俗话说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夏天能帮姐姐做作业,但却没法替姐姐考试,即便姐俩的考试时间不一样也不行。因为在那年月,即便是眼神特别不好的老师,也能一眼看出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所以,每次考试成绩一出来,米兰就得做好上刑场的准备。

那时候的父母很权威,儿女在父母面前完全没啥抵抗力,只有缴械投降的份。时间长了,米兰也知道躲了。而这时候,夏天都会早早地在院门外等着她。

“弟,你咋才来呀。哇,肉包子,咋不多拿几个,先把水给姐喝两口。”

巷子深处有一口老井,是早年间附近居民取水的地方,如今都用上自来水了,这井也就废了。不过,扫街的人还是会把井台周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而那些磨得溜光水滑的青石条就成了姐俩的座椅。

“姐,你就不能好好学。”

“姐也想好好学呀,可是姐一翻开课本就头疼。”

“你不是说不上学没饭吃,还会被人瞧不起的吗?”

“是呀,我这不是上学了嘛!学不好,也不怪我呀,我就不是上学的料儿。”

“那你打算干啥?”

“我呀,我当兵去。当那种唱歌跳舞的兵,夏爸已经托老战友打听去了。”

“姐,你当兵了,我咋办?”

“你考大学呀。姐是要留在部队上的,到时候也得考试,到时候你得帮姐。”

“那我也考军校吧!”

“不行!你学习好,你是咱家的门面,你得考北大、考清华、考全国重点。”

夏天还想说啥,可就在这时,巷子那边传来米妈和夏妈的声音。

“米兰,夏天,回家啦。”

姐俩相视一笑,站起身手拉手去见俩妈。

1981年的夏天,夏天考上了市重点高中。米兰没参加高考,她穿上了草绿色的军装,头戴着草绿色无檐帽。虽然没有红领章和红五星,但这一身军装也让她整个人变得异常的美丽。夏天看了,差点管米兰叫解放军阿姨。

米兰没能进文工团,因为老米家从米兰这往上数三代,都没有搞艺术的。米兰平时自己瞎唱瞎跳倒也无伤大雅,可到了专业人士面前就不够瞧了。那年月,部队的女兵差不多就三种,医护兵、通讯兵、文艺兵。米兰没当上文艺兵,通讯兵那年不招,所以只能当医护兵了。尽管不是米兰喜欢的兵种,但米兰还是挺高兴的。

“弟,等姐有了红领章红五星,就拍张照片给你寄回来啊!”

“姐,医护兵不用上战场吧?”

“得吧,救伤员抬担架不上战场还行。”

“姐,你打小就不记得路,离开家五公里你就找不着北在哪。要是在战场走丢了咋办?”

“姐一大活人还能丢了,再说还有战友呢,怕啥?!夏天,你得好好学习呀,别以为我参军了就没人管你了啊!”

“我啥时候用你管了。”

“你嘟囔啥呢?”

“我说我听姐的。”

“这还差不多嘛!”

1984年4月的一天傍晚,夏天推开窗子,他的目光看向南方。

“姐,你到哪了?”

同一时间,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老山前线。

蒙着伪装网的军用卡车一辆接一辆停在指定区域内,待车停稳后,战士们纷纷从车上跳下,迅速跑向各自的指挥员。

米兰端着盆从野战医院的帐篷里走出来,她看着一个个年青的战士从自己身边跑过,她看到了一张张年青的脸,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夏天。

“弟,姐真不该给你写信。姐参战的事,你可千万别告诉爸妈啊!”

喀嗤。一辆涂着迷彩挂着伪装网的军用吉普车停在米兰面前,开车的光头兵冲着米兰嘿嘿一笑说:“米护士好,我来接我们队长。”

“你们队长?院长没准他出院啊。”

“准了。米护士你看,这是你们院长亲笔签署的出院证明。”

张家栋把一张纸送到米兰面前,米兰接过纸找了个亮点的地方准备仔细鉴别一下。

侦查大队这帮家伙本事大胆子也大,尤其是这个张家栋,那是啥事都干得出来,他糊弄米兰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我看看,别又是假的吧!”

“假不假的,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正看呢。这啥证明啊,咋就一行字。‘米兰,我喜欢你。’你又在糊弄我,我们院长怎么可能开这样的证明。还什么米兰我喜欢你,你当我傻。咦,呃。”

米兰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张家栋来到米兰面前,他想抱抱米兰,可是伸了伸手却又放下了。

“米兰,那的确不是啥证明,那是我的心里话。”

“你讨厌。你,你是啥时候喜欢上我的。我,我还没同意呢!”

“这事儿好像不需要你同意吧!”

“那那,那个……”

米兰仔细想想,也觉得喜欢谁似乎的确不需要谁同意哈,于是米兰没词了。

张家栋趁米兰冥思苦想的时候,用小手指勾住了米兰的小手,而正在搜肠刮肚找词的米兰,竟然一点都没注意到。

“兰兰,别费脑子了,那本来就不是你的长项。我要走了,这次任务比较急比较重,所以我想在走之前跟你表白。不管你答不答应,反正我得让你知道。我,喜欢你。给,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你要是也喜欢我,那就是定情信物。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就送给你防身用。子弹打光了的时候,这个管用。”

一把军用匕首放在米兰的小手里,沉甸甸凉飕飕的。

“人家搞对象都送啥花啊、手绢、纱巾啥的。你倒好,送我一把刀。”

“咱当兵的穷啊,连这把刀都不是我的,是我从敌人手里缴获的。”

开车那光头兵喊到:“米护士,那把刀是我们队长的命根子,也是他的宝贝。”

米兰:“那,那我,那我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收了啊!我可不是贪图你什么,咱们是战友,是同志。”

“甭管是啥,你收了就好。那,算定情信物还是?”

“我还没想好呢,你催啥催?”

张家栋看看手表随后对米兰说:“兰兰,我得走了。再见!”

张家栋转身上车,光头兵一打方向,吉普车掉头离开。就在吉普车开出十几米远的时候,张家栋听到身后传来米兰的喊声:“算定情信物!算信物,你听见没!”

张家栋回头冲米兰喊道:“听见啦,喊那么大声干啥,一点都不矜持。哈哈哈哈!”

吉普车一溜烟儿跑远了,米兰气得指着张家栋的背影想骂。可半天了,却一个字也没骂出来。

7月9日,夏天走出考场。夏爸夏妈,米爸米妈赶紧迎了过去,递水、扇扇子、擦汗。夏天冲俩爸俩妈点点头,老四位脸上的紧张劲顿时烟消云散。

米爸得意地说:“我就说咱家夏天没问题吧,你们还不信。嘁,瞎紧张。”

米妈:“也不知道是谁每天五点起来擦车、打气、买早点的。”

夏妈:“要说最疼夏天的就是老米,比夏天他爸都上心呢!”

夏爸:“别跟这站着了,咱们家去吧,叫夏天好好歇会。老米,咱哥俩喝两盅。”

米爸:“得嘞,咱提前喝喝庆功酒。”

一家五口高高兴兴回到家中,夏爸米爸把小桌小凳摆在葡萄架下,夏妈米妈在厨房里忙活,夏天则被爸妈们赶回屋睡觉。

房间里开着电风扇,床上铺着凉席,窗前有葡萄架挡着,小屋里并不闷热,可夏天就是睡不着。他人虽然躺在床上,但满脑子里都是他姐米兰的样子。

老山前线,野战医院。护士长领着几个战士冲向门前停着的救护车。米兰追出来喊道:“护士长,我也去!”

已经打开车门的护士长扭头说道:“你一宿没合眼了,趁这功夫赶紧休息。”

一个男兵说:“护士长,张队长是米护士的对象。”

护士长楞了一下,收回了拉着车门的手。护士长为米兰整了一下衣领军帽,然后捧着米兰的脸说:“别急,咱当兵的上了战场哪有不受伤的。我马上准备,让院长亲自做手术。”

眼泪在米兰眼里打转,她用力点点头,随后跳上了救护车。

张家栋他们队灭了越军一个团部,一个食品弹药库,一个通讯站和一个油库。这下子捅了马蜂窝,大股的越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张家栋他们且战且退,在我军各阵地火力,以及炮兵部队密集炮火掩护下,全队撤回了我军防线。只是在胜利归来的最后时刻,张家栋不幸触雷,身负重伤。

血透戎装的张家栋被抬上救护车后,光头兵对米兰说:“嫂子,我把队长交给你了。”

“你们干啥去呀!”

“越军特工追着我们杀过来了,各部队正在围剿。这帮子祸害是我们招来的,我们有责任灭了他们。嫂子,照顾好队长,回头我们去看你俩。”

说完之后,光头兵领着队员们冲进密林之中。

米兰对司机说:“咱们走吧,要快!”

救护车掉头疾驰而去。米兰把张家栋抱在怀里,仔细为他清理着沾满血污的脸。

“米兰,兰兰。”

张家栋醒了。

“嗳,我在呢,我抱着你呢。忍着点,马上就到医院了。”

“米兰,你真好看。”

米兰的脸红了。

轰,哒哒哒!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救护车偏离了道路,一头冲进了路边竹林侧翻在地。司机中弹牺牲了,跟车的战士们从车窗爬出端起冲锋枪猛烈扫射,但没过多久就连中数弹栽倒在车旁。

救护车内,米兰费力的从张家栋身下钻了出来。她摇动张家栋的肩膀喊到:“你怎么啦?你没事吧!”

张家栋睁开眼说道:“玛德,这帮白眼狼。有本事等老子好了再来,趁人之危算啥本事。兰兰,拿枪!”

米兰抄起张家栋的冲锋枪,打开保险拉动枪栓对准敞开的车门扣动扳机。

哒哒哒!

一串子弹飞出,一个身披竹叶蓑衣的越军应声倒地。

张家栋:“打得好,不愧是我张家栋的女朋友。那还有,打!”

哒哒哒!又一个越军被打倒在地。

轰轰轰。

越军扔出的手榴弹在救护车边接连炸响,张家栋把米兰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纷飞的弹片。

“家栋,你怎样了!”

一汩汩的鲜血从张家栋嘴里流出,把米兰胸前的军装都染红了。

“兰兰,我这有光荣弹。记住,解放军不当俘虏!兰兰,下辈子,咱俩还做还做……”

山东癫痫医院有哪些
青少年癫痫病的怎么治疗好
间歇性羊羔疯治疗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