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竞聘稿结尾 >> 正文

【江南专栏★柳絮风轻】书呆子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说来有些好笑,我在读大学的那四年里,无意中伤害了一位处于花季时期的女孩子的心。可在我,是因为当时根本不懂爱情,要不,也许现在的我将是另一番光景了。就为这,我在学校里获得了一个至高无上的雅号:书呆子。

每当我和爱人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她总要笑得前俯后仰:

“你呀,就知道往书堆里钻,一点也不懂女孩子的心。”

我乘机反驳,“还说呢,倘若那时我是个情场老手,现在坐在身边的恐怕不是夫人你哟!”

“去去去,谁稀罕你呀,谁要看上了我家这个书呆子,本夫人一定拱手相让。”

话虽如此,可夫人还是将头适时地靠在我的肩膀上,脸上荡漾着无比甜蜜的笑意。家有贤妻若此,我还有什么好想的呢?

跨进大学校门的第一天,我就向人打听校图书馆在哪儿。在我的辞典里,只对文学名著感兴趣,至于校园里或班上的女孩子长得是否漂亮,我从来不放在心上。和我邻座的是一位名叫蓉子的女孩,人长得不算很出众,可又挑不出什么缺点,她好像来自M省的某一中等城市,人很活泼,外向、好动、健谈,甚至还带有一点点男孩子身上的野性儿。那时的我,除了听讲义、做习题之外,整天就坐在教室里啃一本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厚砖头”,从未主动跟蓉子讲过一句话,倒是她,常常主动赔上一张笑脸问我,“喂,你看什么书呀?”我总是一声不响,把书的封面摊开来给她看。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为那时的蓉子愤愤不平。一个生性好动、天真活泼的女孩子,偏偏和一个呆头呆脑的男生同桌,真是太没意思了。可那时的我,整天沉迷于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中,日子过得很充实很快乐,丝毫也未曾意识到会冷落了身边的女孩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跨入校门已经两个多月了,粗心的我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蓉子虽然活泼可人,可她除了和班上的女同学嬉闹之外,很少和班上的男生在一起。好几次班上一位长得很帅的男孩主动邀请她去看电影,她却借故推脱;令我百思不解的是,有几次我去图书馆还书,遇到她也在浏览书目,当她走出图书馆时,手里拿的却是我刚刚看完的那一本书。再有就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有事没事喜欢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地陪着我啃书,俨然也成了一个女书古董。

一天黄昏,教室里坐着稀稀朗朗的几个人。我和蓉子正在看书。一个雅号“凤辣子”的女同学从外面进来,老远就喊:“蓉子,走,散步去!”

蓉子抬起头,歉意地笑笑,“不,我不想去。下回我再邀请你,好吗?”

“什么下回不下回,我就要你今天去。”凤辣子说到这,忽然停住了。我偶尔一回头,她正用那双大眼睛盯着我看。我心慌得连忙低下了头。

猛然间,凤辣子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冲我神秘地一笑,大声地说:

“我知道了,蓉子,”她用手指了指我,“小磊不去,蓉子你也是不去的。好吧,今天我非要把小磊拉走,看你怎么办!”说罢,她动手来抢我的书。

我哪见过这场面,吓得赶紧站起来,语无伦次,“这,这关我什么事呀——”

蓉子的脸上红红的,她飞快地瞄了我一眼,把书塞进抽屉。只见她扬起了右手,“好你一个凤辣子,我叫你以后乱嚼舌根——”

凤辣子一闪身,躲在我背后,冲蓉子扮了一个鬼脸,“别拣了便宜又卖乖,我呀,早就看出来了。快走吧,这次就算我打扰了,下不为例。小磊,你也辛苦一趟吧!”

蓉子听话地拉着凤辣子的手,朝门外走去。

三个人在校园内的林荫小径上走着,我打破了两个月来固有的沉默,和蓉子、凤辣子谈到了我的家乡、我的童年和中学时代,偶尔冒出来的一两句幽默的话语引得两个女孩子开怀大笑。我发现,蓉子那天显得格外的兴奋,她常常回过头来偷偷地看我,也许在她的内心,原本以为我是一个比哑巴稍多几句话的男生。

那一个黄昏过去后,我又恢复到原来的我,整天埋头看书,沉默少言。可蓉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总喜欢向我问东问西,问得最多的,是关于小说里人物的话题,诸如“你喜欢简•爱的性格吗?”、“娜拉后来的命运如何?”、“你赞成茶花女对爱情的态度吗”等等。还有一次,她问了我一个一时难以回答的问题,“小磊,假如你是贾宝玉,你是喜欢林姑娘呢还是喜欢宝姑娘?”

每次问我的时候,蓉子总是很认真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似乎所有的答案早就写在了我的脸上。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莫明其妙地坐立不安,惊慌失措。

有一回,我用一个带女性味的笔名“帆薇”在校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青春奏鸣曲》的散文,在校园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这天下午,蓉子手里拿着刚出版的校刊,一遍又一遍地读着那篇《青春奏鸣曲》,沉浸在一种热血沸腾的青春共鸣中。我听见她在自言自语地说,“帆薇,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怎么会是女孩子呢,难道用的是化名?”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将目光转向我,“小磊,这一篇写得太好了,你知道是谁写的吗?”

我故作镇静地摇摇头,“不知道。看这名字,是女孩子呀,你去女生中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蓉子摇了摇头,“我有一种预感,写这篇文章的人一定在我们班上,小磊,你不认为他写得很好吗?”

我毫无防备她说这句话的用意,只得谦虚地说,“我看写得并不好,不要老是把别人往高处捧,应该多提意见才对!”

“哎哟,你好大的口气。这下总算露馅了吧,还不赶快从实招来!”

我一惊,心里说,好厉害的鬼丫头,看来在她面前什么事情也瞒不住。

“蓉子,你早猜到是我写的?那就提点意见吧!”我只好坦白承认。

“提意见倒不敢,我只是觉得文中在亢奋高昂的背后似乎掺杂了一种低沉的调子,破坏了全文那种和谐的美。”

一针见血。真是不佩服她都不行。

我双手抱拳,“多谢先生指教,学生在此有礼了!”

蓉子笑得弯下了腰。半晌,她一脸认真地对我说,“小磊,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你答应吗?”

“当然可以呀。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就行。”

“你帮我修改一篇散文”,蓉子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篇文稿,双手递给我,脸上不知为什么泛起了红晕,那样子很美。

我刚把文稿接到手,她就转身跑出了教室。

摊开文稿,只见稿纸的正上方写着“花季的心”四个大字,下面是一行小字,“写给远在天边的人。”

远在天边的人?那反过来,不就是近在眼前的人吗?我一口气读完了全文,一颗心砰砰直跳。我感到捧在我手中的不只是一篇散文,而是花季女孩子一颗跳动的芳心,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第二天,我平静地递给蓉子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谢谢你,蓉子。在我的生命里,会永远记住一个名字。”

十多年过去了,也许蓉子当年会恨我的木讷和不解风情,也许蓉子后来会感激我当年的沉着与稳重,因为毕竟我们年轻时不懂爱情,有的只是青春期对异性的一种朦胧的好感和一颗萌动的心。直至今日,我和蓉子仍然是好朋友,她是幸福的,她早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癫痫的护理方式
原发性癫痫病可以治疗
癫痫疾病的突发症状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