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生女儿祝福短信 >> 正文

【酒家-小说】初遇温暖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陈羽洁知道有林小路这个人的时候还是在某周五的班会上,班主任说班上会来一个转校生,陈羽洁心不在焉地听着这些话,满脑子都在思考怎么跟隔壁班的何唯拉上关系。彼时正值初夏时节,不冷不热的天气,大家大多穿着薄薄的长袖T恤,所以林小路走进教室的时候,陈羽洁只看了一眼就记住的是林小路身上飘逸的浅绿色短袖连衣裙。她才刚刚踏上讲台,底下的男生就集体发出赞叹声,这阵骚动让陈羽洁内心有点郁闷。

班主任省去了转校生的自我介绍,只是让她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便把她安排在了正中间的位置。纵使这个位置是之前就为转校生预留的,但是对于老师的这个决定陈羽洁依旧感到不悦。

众所周知,在这所学校的重点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优等生的座位都在靠中间的三、四排,而成绩差的学生永远都在教室的边角处。而今林小路得到的位置恰恰是陈羽洁一直想要的优等生的特等席。两次考试拿到第一名的时候,陈羽洁都没有得到这个位置,但是现在却被林小路捡了便宜,于是从这一刻开始,陈羽洁就对林小路打上了“讨厌”的标签。

其实陈羽洁就坐在林小路的正后面,因为第一印象不好,所以陈羽洁也不同林小路搭话。连带的,跟陈羽洁关系好的几个女生也都不搭理林小路,这一点一直让陈羽洁觉得开心。

重点班的生活很枯燥,除了上课还是上课,而空余时间多半都要用来学习。陈羽洁每次路过操场都觉得那些在操场上奔跑的人都是普通班的学生,因为他们似乎有多得用不完的时间。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羡慕那些可以自由挥洒汗水的人,她了解的是每次拿到年级第一时内心的满足与喜悦。高一如此,高二依旧如此。

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陈羽洁选择了俗称“头脑派”的理科,并且连续两次考试拿到了理科全年级第一名。这样让人羡慕的成绩加上天生的清秀外表让她一直生活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但是羡慕归羡慕,她却没有像别人一样被众多男生追求。大家都认识她,永远都会有目光追随她,但却没有人向她表白,她甚至连一封情书都没有收到过,这一点一直让她沮丧。据好朋友小安透露,她也曾被誉为校园十大校花级人物,但是这些被提名的人似乎跟她一样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追求者。她内心觉得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她们都太过优秀,只适合远观,故而没有人表白。但是,林小路的到来彻底颠覆了她的这个想法。

林小路来到班级一个多星期后,学校便展开了高二年级第三次模拟考试,而这个让她讨厌的林小路竟然拿到了年级第一名,而她却只取得了第三名。不仅如此,林小路的所有科目都是年级第一,连陈羽洁不擅长的语文和英语都是林小路得到了最高分。

受这一次考试影响,林小路这个名字在整个二年级像神话一样流传开来。直到这个时候,陈羽洁才真正开始注意林小路的模样。她那白得不自然的皮肤让陈羽洁觉得她仿佛是欧洲人,而她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电脑做的插画,让人觉得不真实,再加上她来到这里之后从未穿过重复的连衣裙,所以林小路给大家的印象就彻底变成了优雅的公主。也基于这个原因,林小路每天都能收到各种情书,哪怕她还没有记住那些人的名字和模样。对于这一点,陈羽洁也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把各种原因整合在一起之后陈羽洁得到了林小路的第二印象——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并且还通过整形成为了校花级别的美女。这样的第二印象让陈羽洁觉得林小路是个爱慕虚荣的人,而大家不过是被她华丽的外表骗了而已。基于以上各种理由,陈羽洁彻底无视了林小路的存在。

如果说在这所学校除了林小路以外还有什么事情让陈羽洁感到不悦,那大概就是每天去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这所学校的学生似乎都不是在吃饭,而是“抢饭”。一到午休时间,学校食堂就布满了人,大家也都没有排队的习惯,都喜欢争先恐后地往食堂的小窗口边挤。就在这样的时刻,陈羽洁遇见了站在她身后等待的何唯。

陈羽洁一直觉得,能掀起这种不良习惯的一定是普通班的学生,而他们重点班的学生似乎总是在人群里等待,最后只能吃到些“残羹冷炙”。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又多看了何唯几眼,觉得他跟自己同病相怜。

陈羽洁端着好不容易买到的饭菜静静地站在一旁望着何唯,时不时地转过脸寻找空余的座位。终于,何唯买好了饭菜开始往远处的角落里走,陈羽洁也就顺势跟了过去。她心里盘算着,只要何唯旁边有空位她就装作不知道悄悄坐过去,这样就能制造一个偶遇,也许他们就能成为校园里引人注目的“王子和公主”的情侣典范。想到这里,陈羽洁不由得笑出了声。

和预计中的一样,何唯身旁真的空了一个位置。陈羽洁喜滋滋地坐过去,正想找机会同他搭话,却不料一抬眼就看见了斜对面的林小路。这个场景让她心里凉了一大截,什么王子和公主,明明是王子和第三者在一起。于是,陈羽洁对林小路的第三次印象是她专门和自己过不去,不仅抢了她的第一名,还抢了她暗恋已久的人。

陈羽洁一边吃饭一边拿余光窥视何唯。只见他把手中的饭盒递了一个给林小路,而后微笑着说:“可能不好吃,但是你得强迫自己吃完。这可是我辛苦买的!”

陈羽洁不得不承认,她再一次被这个笑容俘虏了。在大家眼里,何唯是完美型优等生,不仅人长得高高帅帅,连家世背景也都让人羡慕,再加上他有极好的音乐和绘画天分,以致于在高一的时候就被誉为全体女生的梦中情人。但是他很少笑,除了第一次偶遇的时候何唯笑着同她说对不起,这大概是陈羽洁第二次见到他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偏偏属于林小路。

“我觉得这边的菜都挺好吃的呀,就是买饭的场景好奇怪。”林小路笑了一下轻声说。

林小路的声音很温柔,但陈羽洁觉得她这是在何唯面前装乖乖女。而且,这个食堂的饭菜从来都没有好吃的时候,有时候吃饭还会吃到沙子,这个人竟然说好吃,可见虚伪到了极点。陈羽洁不由得有些愤慨,觉得她在欺骗何唯。

“怎么样,新环境还适应吗?需不需要我带你熟悉校园?周五下午只有班会,之后的时间可以放松一下,要不然我陪你走走吧。来了这么久,你好像还没交到朋友!”何唯又说。

“嗯,挺不习惯的,感觉大家都在忙着学习,气氛很压抑。”林小路说完不由得望了陈羽洁一眼。

何唯见林小路侧脸看了一眼,不由得也望了一眼身旁的陈羽洁。顿了顿,这才开口道:“我记得你在二年级学生代表讲话时出现过,你和她一个班吧?”何唯笑了笑,而后指了指林小路。

“你记得我吗?”陈羽洁有些喜出望外。

“嗯,因为历届的理科代表多是男生,没想到女生的理科也能学得这么好。大家都说你长得很漂亮。”何唯如是回答。

“是吗。我和她确实在一个班呢,但是每天都顾着学习也没机会说话。”陈羽洁笑了笑,而后望了一眼林小路。

“是一个班就好,希望你以后能多关照她。”何唯又摆出一副迷人的微笑。

“嗯,一定的。”陈羽洁答应得爽快,已经完全忘记了她是讨厌林小路的。

“或者周五下午一起走走吧,你们也可以加深感情。”何唯又说。

“你也一起吗?”陈羽洁惊了一下,如是问了一句。

“当然。”

“好的好的,我周五有时间。”陈羽洁激动地说完也便飞快地吃完饭往教室走。如果周五想腾出时间玩,那么剩下的几张试卷就得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否则周休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这边何唯和林小路还在食堂里慢悠悠地吃着饭。其实望着这些饭菜何唯一点食欲都没有,但是他又害怕林小路唠叨他,所以只好随便吃了几口。

“我怎么觉得你那个迷人的笑容有些虚伪。”林小路笑着说。

“会吗,我觉得这样很有魅力啊。”何唯也笑了。

“好多年没见你,你这自恋的毛病倒是一点没变。”

“你不也是。据说你最近收到了不少情书啊!”何唯打趣着说。

“其实也不算是情书啦,大家只是想和我交朋友愿意带我熟悉校园而已。”林小路有些不好意思。

“结果呢,你谁都没有答应?”

“嗯,我比较喜欢和漂亮的人做朋友,所以在我还不能记住他们的模样之前我是不会答应和他们一起玩的。”林小路调皮一笑如是说。

“所以我才帮你选了陈羽洁,我知道你喜欢和这样优秀的人来往。自小你就擅长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虽然你跟每一个人都很亲,但你心底里能真正把他们当朋友的那些人都是跟你有些相似的人。他们总能平心静气地说话,很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何唯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似乎一眼就把她看透了。

“果然还是你了解我,这些年我没白想念你。”林小路浅浅一笑,而后低眉淡淡地说,“只是我身边现在也有些不漂亮的朋友了,他们对我也很好,都是很温柔的人。虽然我和你都习惯以貌取人,但那些对现在的我来说只是第一印象比较好而已。我害怕自己留不住所有美的东西。”

“好了,别说这些,他们听见会伤感的。快点吃完我送你回教室。”何唯摸了摸她的头露出忧伤的神情。她说的美丽的东西应该不只是她以前喜欢的那些衣服和玩具,大概还有美丽的人和美丽的心吧!想到这里,何唯心里有些隐隐地疼。

“嗯。”林小路乖乖地应了一声,默默地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忽而觉得特别留念。

周五下午,约好的三个人真的在教学楼下碰了面。那天的陈羽洁特意穿了一身漂亮的连衣裙,而林小路则穿了初来时的绿色连衣裙。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时,陡然变成了校园里一道卓越的风景,再加上姗姗来迟的何唯,三个人一起走的时候,引得校园里不少人回头观望。

“唯,我想去球场。”林小路说着这句话,露出一脸央求的神情。

“不可以!”何唯说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不可以?”陈羽洁和林小路同时问了一句。

“你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吗,这样野蛮的活动不适合你。看也不行,要是球砸到你怎么办?”何唯担忧地说。

“野蛮的活动啊……”林小路重复了一遍,“咯咯”地笑了。

“那个,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多嘴,但是我觉得你似乎有些保护过度了。”陈羽洁望着何唯如是说了一句。

“她……也是我保护过度了吧。”何唯没有过多地解释。这个场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幕,所以他不敢解释。

“只是去球场边晒晒太阳,应该没事儿的。”林小路又央求道。

面对着这样的两个人,陈羽洁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她不想错过与何唯接触的机会,但她又不想和林小路接触太多,而且这两个人的关系总让人觉得有些奇怪,分明是很亲密的模样,但却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就在三个人犹豫不决的时候,校园广播忽然响了起来,舒缓的男音在校园里回荡,清澈而干净的感觉让人觉得舒适,仔细听来,似乎是在念一篇散文。

这个声音让林小路惊了一下,她望了一眼广播室的方向,不由得问陈羽洁:“怎么进广播室呢?”

“只有刚入学的高一学员可以进入广播室。新生大会之后需要各班提交广播员报名表,之后由学生会会长以及年终评审的优秀广播员进行考核。似乎是现场读报之类的,普通话是一个方面,个人的表达方式和音色也是考核范围。”陈羽洁耐心地解释道。

“那就是说我没有机会进入广播室了!”林小路一脸惋惜地说。

“现在是高二,已经分了文理科,你还有时间做广播员吗?”陈羽洁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个似乎很有趣啊!”林小路笑着答道。

“有趣?”陈羽洁不由得反问了一句。原来她去做一件事情是因为有趣,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天生的头脑好,拿第一都不费力气。

“或者你可以尝试动用家里的关系进去。”陈羽洁又说了一句,言语中颇有些挖苦的意味。

“这样有用吗?”林小路欣喜地说。

听到这句话,陈羽洁一时语塞,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唯,你说要不要想办法进去?”林小路仰起脸望了一眼何唯笑着说。

“喂,我说你不会是恋上这个声音了吧!”何唯也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答对了,就知道你了解我!美的东西一定要想办法留下。”林小路调皮一笑。

“据说声音好听的人都长得比较丑。”陈羽洁适时地泼了一盆冷水。

“哈哈,对,对,陈羽洁说得没错。”何唯笑得一脸灿烂。

见他这样的反映,陈羽洁不由得羞红了脸,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跟林小路在一起的时候何唯会比较亲切。

“想办法让我进广播室或者让我去操场玩,你选一样。”林小路望着何唯如是说。

何唯沉默地瞪了她一眼,许久,还是决定带她去操场。

阳光很好,属于夏天的明媚让心情也变得畅快。林小路拉着陈羽洁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而何唯则一个人站在下面。

也许是长久只埋头于学习的缘故,陈羽洁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微风都很美,轻柔的感觉很温暖。她侧过脸看林小路,过度白皙的皮肤让她显得不真实,阳光落在脸上,让她的双颊显现出粉嫩嫩的红。陈羽洁愣了一下,仍旧觉得这份美有些不自然。

“你们要喝水吗,我去买水吧!”何唯仰起脸望着看台上坐着的两个人如是说。

“嗯!”林小路应了一声,而后便冲陈羽洁笑了笑。

何唯才走了不多远,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呼喊,他刚转过脸就看见足球朝着看台的方向飞了过去。只见陈羽洁“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迅速用手挡住了球。

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有哪些危害呢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