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银河证券佣金 >> 正文

【江南小说★紫陌红尘】玫瑰项链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媒人带来乔松的时候,大丫一眼相中了。男人是不是料,看他的眼神就知道,眼神正心眼儿端,眸子明亮眉毛上扬,精力一定很好,有精力的人是能过上好日子的。

大丫一向相信面相之说,老人们留传下来的智慧,是有一定道理的。

乔松不仅仅是相貌好,思想也活络,结婚五年后,果然透出他的成熟与不凡来。那些年开店的人不多,而本村有一个地方是一处好地势,虽然不属于他们这个组别,但乔松早就放在心里了。他找到村长说了他开店的想法,村长惊讶的看了看他说:“行吗?人毛半根没有,会有人来买东西吗?”

乔松笑了:“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村长只要答应让我盖几间房子就可以了。”村长想了想,反正又不要自己出本钱,再说十字路口的旁边是一片坟地,白天走过都有冷森森的感觉,四周空旷旷的,没有一户人家,他硬要选择那里,他批一块地就是了,村长没有任何条件的同意了。

乔松想距离一片坟地边盖几间房,父母亲戚都不赞成,都说虽然地处十字路口,看起来是个好地势,但无人居住是个死窠哦,夜晚走到那里只有阴沉沉的气氛,谁能看好那地方啊,乔松被父母和亲戚们弄得郁郁不乐,有些心灰意冷了,但他一咬牙,依然不死心,最后问大丫,大丫笑了:“你觉得行那肯定行,我相信你的眼光,你大胆做,我支持你,受苦我们一起受。”

乔松感激的抱紧她纤细的腰,温柔的说:“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结婚我什么都没有给你,但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那条玫瑰项链,等我有了钱就给你买。”

大丫依偎在他并不宽阔的怀抱,他是属于那种瘦形人,但大丫就是喜欢他的聪明与精神劲儿。大丫暖暖一笑,安慰他说:“项链只是身外之物,我想要的是你的真心,没有了真心,项链存在着有什么用呢?我们共同努力,把家打理好再说那些吧。”

乔松找父母借了一笔钱,在他看中的地方一鼓作气打下了屋基,督促着工人盖好了几间青砖瓦房,前面一大间做店面,后面是两间小卧室还有一个厨房,虽然简陋了些,但能够开店就行了,万事开头难,而第一步往往是由简陋来一个事业的过渡。

房子盖得快,店也开得快。乔松早就联系好了批发商,货一批批的到了,房子简单装修好时,店面也迅速铺满了百货商品。

店开张的时候,人气旺极了,意想不到的热闹,生意也意想不到的好。一年过去,硬是把附近农场的百货商店挤垮了。一直以来,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都是在农场买商品,农场曾经是军队驻扎的地方,和平年月,军队撤走后,来了一批下乡知青,那场十年运动后,有些回城了,而另外一部分就留下来开垦了这个庞大的农场。农场地多,但人并不多,只是它有着城市的味道,电影院,球场,幼儿园,还有就是一个超大的百货商店,它的客户主要来自于周边村落,自从乔松开了这个店,又在十字路口,地势好,四通八达,比农场近多了,村民自然就不愿意往农场跑了。乔松头脑灵活,大丫也态度柔和,对谁都当尊贵的顾客,有时称东西还会多抓些,几毛钱的零头就算了,这比在百货商店那国营店要自在实惠多了。

乔松的店开得风生水起,自然也吸引了有能耐的人来分一杯羹,店多了一家来竞争,乔松很会想办法,总是先占胜一筹。随着十字路口人来人往的热闹,渐渐的有人来这里占地盖房子了,当然都是附近的农户,别村别组的人是不敢来的,除非做生意来租地界了。乔松趁着这机会,赶紧也把店面所占的土地买了下来,彻底成了他的个人财产了。

随着生意的做大,乔松买了一辆货车,也给大丫买了玫瑰项链。

当他把玫瑰项链交给大丫的时候,大丫一脸的激动与欢喜,记得当初结婚时去买衣物与手饰,大丫在商场里看中了那款玫瑰坠子的金项链。玫瑰花形好看,也代表着爱情永恒,对于女子,是一种浪漫的象征。大丫看在眼里喜欢在心头,她那赞叹羡慕的目光落入乔松的眸子内,他发誓一定要给她买到她心爱的理想之物。当时的乔松和大丫一样都是依靠父母生活,哪里有经济独立的时刻呢,乔松把这当作他的一个梦想,挣钱致富是渴求,而且他用短暂的几年时光果真做到了。

拥有了玫瑰项链就拥有了幸福与温馨,同时也带来了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大丫感觉周围娘们那些异样的目光,她微微一笑,把玫瑰项链摘下来收藏了。

乔松不满的问:“怎么不戴了呢?你不是一直渴望的吗?”

大丫一边忙活一边平淡的回答说:“拥有就行了,不一定要挂着给人看啊。再说暴富有什么好呢?我当初想要的是你的心,现在不是得到了吗?心能放在外面给人看吗?”

乔松摇摇头:“你们女人的心啊,真是让人猜不透。”

女人心的确猜不透,而男人心同样也让人猜不到。

大丫做梦也没有想到,一脸真心的乔松也会有岸边湿鞋的时候。

这话还得从店里的女帮工小霞说起。

小霞是乔松的朋友介绍来帮忙的,随着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忙,大丫有些顾不过来了,再加上她有三个孩子要照顾,更是如石磨一样不停息的打转,很有分身乏术的感觉和疲累,乔松心疼的说:“这样下去,你身体会累垮的,不行,我得找一个人来帮忙。”

大丫先是有些舍不得,请人要花钱的啊,细想想,身体重要,孩子重要,自己垮了,这个家也就散了,有人在,就有钱在,钱是人挣的,而家是人来维护的,想通了,也就豁达明朗,她点头同意了。

那年头打工刚开始风行,而小霞也刚刚初中毕业,她不想读书,抱着课本就想打瞌睡,她闹着出去打工,家里人不舍,怕她年龄小在外面吃亏。她的父母正好听乔松的朋友说他这里要人,就把小霞送来了。小霞虽然长相一般,但嘴巴较甜,适合站店。乔松和大丫一眼相中了,女孩子嘴甜加上灵活,也是一项好的生存本领了。

店里自从来了小霞,生意更是蒸蒸日上,而大丫也抽出大把的时间辅导几个孩子学习,管好他们的生活。几个孩子不辜负她的期望,个个成绩顶尖,提起他们的几个孩子,十字路口的人没有不夸赞的,都说,这人家就是福气,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真是好事全部她家占全了。

或许天嫉幸福吧,这样美好的生活并不长久,随着小霞日益长高长大,身材越来越好,那脸盘也白皙,虽然还是相貌普通,但有一样却是深深吸引人眼光的,那就是她有一对发育完美的丰胸。

初时大丫也不觉得小霞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一个普通丫头片子罢了,然而随着乔松的眼神盯在她身上的次数增多,大丫才抽出心来细看小霞,不由吃了一惊,小霞其它季节不怎么样,可是一到夏季,那就是太戳人眼光了。挺拔的身材,配上硕大的双胸,诱惑的不仅仅是男人的色眸还有女人的眼光,来店里的娘们好跟小霞开玩笑:“这个小霞,那胸就像喂奶的娘们一样大,真是吓人,哪个男人娶了,享福了。”小霞也不害臊,站了两年店,心事也野了,语言也粗了,不怕人也不怕任何露骨的玩笑,有些男女老少通吃来者不惧任何人都敢开玩笑的味道。

小霞往往在别人笑话她时会接口说:“你们要是有合适的男娃,就介绍给我呗!”小霞说完,张开嘴哈哈笑,那笑声里有着得意和野性。

然而再野性的小霞一见到乔松就乖了。

她的眼睛细长,单眼皮,却有着一种风情万种的意韵,也许这就是青春亮丽的魅力吧,乔松常常看着她,柔和一笑,他的笑容暧昧而阳刚十足,小霞脸红了。脸红的小霞开始特意打扮,衣领也越开越低,也就越来越让乔松忍耐不住眼神的渴求。

终于有一次,乔松说要去拉货,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让小霞一起去。大丫这里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里小霞已经迫不及待的上车了,大丫张了张嘴,看见左右隔壁的人都在说话聊天,她忍了忍,收回要发出的话语,突然不争气的一股泪涌了出来。

这泪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多,也随着乔松和小霞在她面前偶尔忍不住的打情骂俏而终止。

他们的事情是越来越明显了,大有往前发展的趋势,大丫心痛如绞,她迷惘疼痛,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这样一对不知羞耻的男女,牵涉到自己的丈夫,总会让女人迷惑的。即使再聪明的女人,一旦遇到不堪的事情,也会恍惚迷离,甚至会失去自己的本色,特别是大丫这类爱家也要顾及名誉的女人,她们有着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又有着灵魂深处不为人知的痛苦和绝望。

爱情可以舍弃,可是婚姻真能说断就断吗?断了婚姻,人生的道路一切从头来过,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有这样智慧和理智和心境的。女人到底为谁而活?是为了孩子,还是家庭,还是自己的颜面,亦或心境已老,谁也不想折腾罢?

大丫苦苦思索着自己的出路。曾经以为美满的婚姻到头来让她尝尽了痛苦与伤痛的滋味,她有些恍惚,而乔松虽然刻意收敛着自己对小霞的欲望,但他眸子里的神情从来没有逃得过大丫。

婚姻不是一张纸,而是一生的路。

大丫不想再走一回婚姻的路,勇敢抛开重新开始是那些城里美丽能干的女子,跟乡下女人的观念截然不同,婚姻于她们就是晚年的保障,白头偕老在农村是普遍得不能再普遍的现象。平静的心灵比婚姻里的对与错更重要,遇上对的人幸福一生,遇上错的人将就到老,然后白发苍苍,你先去,或者我后走,就是一场红尘人生,老死一切对错就了。

大丫和自己做着思想激烈的斗争,渐渐的,她淡笑了。大丫放松他们的生活空间,时常让小霞陪着乔松一起去进货,乔松欢喜的笑,小霞也满目放光。

他们幸福的坐着车子走了,身后是大丫苦涩而坚毅的脸庞,她一甩长发,潇洒的回到店里,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样过了一年,她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小霞竟然一直没有怀孕,看来事情好解决多了。她不由对着眼前摆放的天平秤笑了,人生就是一杆秤,怎样称,才能达到平衡与稳赚,她是有分寸和把握的。

那天,乔松出去打牌了,店里人不多,小霞帮着大丫一起洗衣裳,两人有说有笑,小霞一口一口的姐姐叫,叫了几年,她已经习惯把大丫当姐姐看待了,通常什么心里话都对大丫说,只是这一样是无论如何要隐藏秘密的。

大丫看着身材饱满成熟的小霞,热情的说:“小霞,姐看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小霞脸一红,嘻笑:“哪儿啊,还没有人来说媒呢?我天天在店里,也没有时间谈恋爱,是不是姐心里有合适的男孩啊?”小霞说着,装作平时和顾客一样的开玩笑。

大丫摸摸她的脸,皮肤很有弹性,她不由羡慕说:“姐姐和小霞就是没得比,姐姐生了三个孩子,身材保养不好,年龄也大了,好在你松哥对我不错,这婚姻哪,看样子也能到老。小霞,姐这些日子一直在想你的问题,好男孩我是没有碰上,但不代表你自己遇不到啊,只要你肯面对,总会有你的缘分来临的,只是就怕你不去用心寻找呢。”

小霞吃了一惊,难道她发现了?心里想着,嘴里甜甜的说:“姐想我什么问题啊,我很好啊。”

“不,小霞,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有二十一岁了吧,来我店里有几年时光了,我们也相处得很好,姐想通了,不能再留你在店里了,一来你大了,再守在这店里没有出息,很多和你一样大的女孩子都去外面打工了,我想你再去打工也不合适,我想帮你开一个百货店,依你现在的能力经营一个店应该没有问题了,我帮你铺第一次货,你找店面,你看怎样?你帮姐这么多年忙,就当姐回报你吧。”大丫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

小霞呆了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开店,一来家里穷,二来自己能行吗?再说如果从他们家走了,和乔松就无法见面了。

虽然她背后也怂恿过乔松离婚,但乔松总是搪塞过去,看样子,他是绝不会离婚的,也许他只是想包她当情人罢了。小霞想到情人这个词,脸儿一红,自己还年轻,难道真的就这样无名无份的过下去吗?

小霞忐忑不安的沉思,大丫拍拍她的肩膀微微一笑,进了里屋拿出一个手饰盒子,金黄的绸布上,躺着的正是当年她羡慕过的玫瑰项链。记得大丫戴上它时,第一个就问小霞好不好看,小霞又惊又羡又嫉妒,恨不得戴它的人是自己,那些日子里,她的魂儿都有些不在身上,做有钱人家的女人真好啊。只是后来大丫收起来了,小霞的心也渐渐回复平静,珍贵的东西看不见也就罢了,心里也不再失去平衡而难过。这一年来,她没少磨乔松给她买一串相同的项链,可是乔松一再往后拖,除了买漂亮的衣物哄她开心,玫瑰项链一直没有送给她,小霞最近耿耿于怀,情绪里有些怨恨,也不知道乔松到底打什么主意,小霞心里愈来愈没底,也越发的焦灼与不安了,她自己也一直害怕,万一事情败露出来怎么收场呢?

大丫把玫瑰项链塞到小霞手里,柔和的说:“小霞,我一直当你是自家妹妹,所以决定把它送给你了,对我来说,它曾经代表着一个希望,可是……”大丫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愁怅,转瞬又换上笑颜,说:“我已经好久没有戴它了,都忘了它的存在,这几天一直想着还不如送给你,你正年轻,戴着也好看,希望有了它,能给你带来美好的爱情和婚姻。相信姐,姐是在帮你过上幸福的生活。明天我亲自带你去进货,把一些东西教给你,你很快会上手的,相信自己,会有力量养活自己,并且靠自己的能力过上快乐美满的生活。在姐这里晃悠下去,你不会得到什么的,也耽误了你的前程,姐虽然舍不得你离开,但人与人的缘分是有定数的,我也不能因为留下你来帮忙,而不顾你的将来。”

新生儿癫痫的症状
继发性癫痫中医治疗
宁德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