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 >> 正文

【华语小说】老烟其人和苏寡妇其事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烟的怪异行为

那天,我把老烟送我的领带扎得整整齐齐。

想起昨天老烟千叮咛万嘱咐的,一遍遍的在我耳边啰嗦着,用一种很正经又很沉重的声调嘱咐我:“记得明天打扮漂亮点!”

我赶忙纠正,特地捋了下中分头,用很严肃的口吻纠正他:“注意措辞,是帅气迷人,是倾国倾城,是玉树临风!”

老烟只是很神秘的看了我一眼,又是摇头又是点头,转而又抓着头皮貌似沉思,又忽然低头呢喃不语,我被他的举动弄得迷迷糊糊。

老烟很久之前就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悄悄的从远处观望我。从早到晚,从办公室到走廊,从走廊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到楼梯,几乎是离我五米开外的位置,老烟都立足过,并深沉的盯着我看,看得我毛骨悚然。我几乎被老烟这神秘的举动搞得神魂颠倒。迫不得已,只好微微颤颤地向小菊借来一面镜子,仔细地在脸上探索,既没米粒,也没留下哪个姑娘的红唇,脸上也没有忽然之间长出影响我外观的玩意。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秋风瑟瑟的晚上,我推开了老烟的办公室,并定定在站在门外,用他那种眼神,回敬着他。

“进来啊。”老烟向我挥手。

我学着老烟的表情和动作,又是点头,又是沉思。老烟被我看得一愣愣的,又催着我:“进来啊,没发现我这么帅吗?”

为了不被老烟恶心到,我愤愤不已地进了他的办公室。

“老烟,这几天你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蹑手蹑脚的观察我意欲为何?”说完,我又接着说道:“我承认我每天都会被镜子中的自己帅醒,但你是个男人啊,俗话说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你再怎么看我这张脸蛋也长不到你身上啊。”

我又想继续说下去,却被老烟打断了。

“嘿嘿,今天扎的小领带够帅气啊,不过终于被你发现了啊。”老烟哈哈一笑到,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只是我发现了,连小A小B,还有阿P那个高度近视的家伙也发现了!你告诉我,为什么让我扎着领带上班!”我停了停继续说道:“因为你的怪异行为,办公室已经流传出了三个版本!”

“哦,竟然有这回事,哪三个版本?”老烟很惊讶的问我。

“绯闻、丑闻,还有一个——”我停了停,觉得老烟实在有点可恶。

“哈哈,还有呢?”

“还有一个针对你的,老烟你知道吗?你英明神武的气质已经被改革了,被他们赋予了一个有着武侠小说书中人物的称号——”

“是什么?”

“怪异老头!”

‘噗嗤……’老烟对着我喷了一大口口水。

“哈哈,这名字我喜欢,不过既然已经闹出绯闻了,那我就告诉你原因吧。”

听到老烟这样说,我又似乎想起那天小A在我耳边的低声叹气。

“哎……”他叹了很长一口气。

“怎么了?”我问他。

“你知道为什么老烟要这样观察你吗?”

“为什么?”

“依我多年浸淫官场小说的经验来看——你这是要升职了啊!”

“那你为什么叹气啊?”我很奇怪。

“哎……”小A看了看我,又叹了一口很长的气,他的回答让我如临冰窖。

“你这是要被潜规则了啊,哎……”

“难道要加我薪水?”我问了一个侧面的问题,以此旁敲侧击是不是老烟要给我升职,把我潜规则了,他这个老骚包,老不正经,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嘿嘿!”老烟又露出那股让我心惊肉跳的笑容。

“加个好几百就行了,苏寡妇的包子涨价很久了,你也不是不知道。”

“比这个更有诱惑的哦……”老烟很神秘的引导我。

“那是什么?”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些天啊,我看你啊,越看我就越发现,你小子——”老烟指着我说道:“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噗嗤。”我回敬了老烟一口口水。

“那个,我还未成年……”我一把抓住衣领上的衣扣,手慢脚乱的给扣上了。

“啪!”老烟闻言,一手拍在了办公桌上,我几乎听到了桌子碎裂的声音。

“你想哪里去了,就你这货色,连苏寡妇蒸笼里面的一个馒头都不如!”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几乎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裂痕,已经慢慢的恢复了。

“那是什么好事?”我还是不放心。

“咳,你也知道的,我有一个女儿——”老烟笑嘻嘻的,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我这几天啊,越看你就越觉得你是我未来的女婿……。”

“等等!”我赶忙打断了老烟。

“怎么?你不乐意?”老烟吹胡子瞪眼。

“不不不,不是!”我两眼似乎有点发黑,有个关键的问题徘徊在脑海里。

“那就定下来了?”

“老烟,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啊,我就想问个关键性的问题……”

“什么问题,问!”

“那个,你的女儿,她长的像你吗?”我仔细的看了看老烟,发现他浓眉大耳,满脸的胡须,印堂发光,很威武的一个男人。

“废话,我女儿长的不像我难道像你吗?”

“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

“是!”

“像你一样威武,喜欢折腾人吗?”

“当然!”

“像你一样的身高,一样的气质吗?”

“必须的!”

我像一个查户口的,问了老烟七八个问题,终于得出一个答案。

“我还未成年,不易谈婚论嫁!”我很委婉的拒绝了老烟。

“那我用了这么多年的童工,是不是明天就要被押赴刑场了?”

“不,如果你再坚持,今晚我就已经死在刑场了!”

“你……”老烟被我呛到了。

“嘿!”我很得意,一改之前的丧气。

随后,老烟又问了一个让我大跌眼镜的问题。

“那你什么时候成年?”

我想了想,很迷惘的叹了叹口气,看看老烟说:

“大概这辈子是长不大了。”

“没品位,就因为这个?难道我白白背负了一个怪异老头的称号?”

“与我一世英名比起来,我宁愿在武侠小说的书中被称作绝情浪子!”

苏寡妇

老烟望着前面那对姑娘,很无耻的对我说,你当一次流氓,让我做一次英雄如何?我很无情的拒绝了他。换句话说,老烟已经四十好几的大叔,跟前面那姑娘年龄相差不止十岁。所以我不会给他这次玷污人家姑娘清白的机会,虽然老烟已经离婚。于是我很婉转地对他说,老烟,你长的比较像流氓,还是让我来一次英雄救美吧?老烟同样很绝情的拒绝了我,那是因为老烟老早之前就已经将她女儿许配给我,虽然他女儿还不知情,但是我没答应,拒绝的原因是据说老烟的女儿长的极像老烟。

老烟说,假如其中一个女孩子告诉我她的手机号码,那么你就答应娶我女儿怎么样?我刚想说不答应,老烟不见了。

此时是傍晚,夜色正临。

老烟轻轻的走过去,再我看来他像极了一个幽灵轻轻的飘了过去。转眼飘到了二女的面前。老烟说,hello。

只听见两个姑娘“啊”的一声便跑了。转眼便无影了。

我告诉老烟他太失败了,老烟很无耻的说失误。

接着我和老烟继续往前走,又是一个姑娘。老烟说他最喜欢这样的姑娘,我说这么黑你就看知道她长啥样了?他说这个姑娘落单了,正合他意。我很想说老烟你发春了。

老烟轻飘飘的飘了过去,我拭目以待。

但出乎意料的是老烟这次似乎成功了,我摸了过去听见姑娘问老烟他多大年纪了。老烟回答她:“怎么说呢,我觉得我是比较显老,才二十多岁就已经像个四十岁的老头。”我很想冲过去说老烟你真贱,真无耻。接着那女孩说:“是吗?你一定经历了许多沧桑吧?”

我心道,糟了,糟了,这回没得救了。

老烟摆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唉,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我靠,老烟实在是太无耻了。那姑娘问老烟,这句子很伤感,是你写的吗?老烟很无耻的回答,是。我真想跑过去告诉那姑娘,这是辛老头的大作,他是剽窃。

老烟接着说:“夜色真美。”没等姑娘回答,老烟接着说:“姑娘更美。”

我想此时姑娘一定脸蛋红透了。

我站在一边,因为实在忍不住对老烟的那股鄙视,终于深深的把一口气叹了出来。

“你干嘛?”老烟悄悄的问我。那姑娘也神情害羞的盯着我,仿佛他们两个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一样。

“老大来话了。”我用一种很深沉的语气,故意让姑娘听到。

“啊?”老烟很惊诧。

“一会要送前几天拐骗的那几个小孩子去台湾,怕夜长梦多。”我又叹了一口气。

“什么?”老烟和姑娘同时听的一愣愣的。

“警方已经在调查我们了。”这次,我叹了一大口气,整个人低下了头。

“你胡说什么?”老烟似乎觉察到我的意图,我是故意在拆散他泡妞。

“上回卖给山里那几个光棍的年轻姑娘们,已经被解救出来了,老大知道后很生气。”我依然叹着气,眼神悄悄的观察着姑娘,心说,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果不其然,那姑娘终于从我口中听出了一丝‘危险’,娇羞的神情立马切换成了愤怒。

接着,我只听到一声‘啪’,然后听到身边一道悲鸣声:“啊……”

我回头一望,姑娘已经消失在我眼前,老烟捂着脸颊,一手挥舞着喊着:

“哎,别走啊,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我依然鄙视的望着老烟,告诉他,人不能龌龊到这种地步啊。

“饥不择食!”我鄙视着老烟。

老烟似乎意犹未尽,换句话说,老烟这头兽,已经独守空房许多年,很想找个姑娘把自己嫁了。

我和老烟继续在黑夜里飘荡,像一对孤魂野鬼一样。

“你看——”我忽然指着前面,拉住四处观望的老烟说:

“你看,那里有个适合你的!”

老烟追寻我的眼神,看到了远处,灯光下,一个坐在蒸笼面前的妇女,正举着一把扇子,慢慢的扇着风。那动作的幽雅,一下子把我们两个都吸引住了。

于是,我和老烟轻飘飘的飘了过去。

“老板娘,来两个姑娘尝尝!”老烟一见到她,就迷糊了。

“是包子!”我赶紧纠正。

“对对,给我们来两个包子。”老烟跟着附和。

“你们真风趣啊。”那卖包子的老板娘停下手,打开了蒸笼,我们立马闻到了一股包子的醇香味。

“好香!”老烟使劲把鼻子往蒸笼里面靠,还一边移动着步伐,转眼鼻子就挨到了老板娘。又从口中冒出一句:“好香!”

“一定很好吃吧!”我流了一大口口水。

“来,给我来十个包子!”

老烟高声叫喊,我被惊的目瞪口呆,然而却又被老烟接下来的叫喊声吓的魂不守舍。

“你年轻,多吃点,来,老板娘,给他来二十个包子!”

……

“你要那么多吃得完吗?”老板娘一边笑着,一边忙着问老烟。

“那当然了,我从小吃包子长大的。”老烟大言不惭。

望着面前三十几个白花花的大馒头,我忽然感觉,我一个都吃不下了。

“吃啊!”老烟一手抓着一个包子,使劲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以后都在这儿买包子知道了吗?”

“……”

见我不答话,老烟一边吞着包子一边小声的说:“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我侧开身子,很警惕的问道。

“等你和她熟悉了,你帮我问到她的手机号码!”

“你自己不会问吗?”

“废话那么多,我女儿……”老烟使出了他女儿这张杀手锏,我立马妥协了。

“那我就好意思问啊,这年龄阶段相差太大了,一搞不好就会有绯闻的!”

“我给你出个招!”老烟提议道。

“什么招数?”

“你认她做干妈!”

“我没脸皮开口!”

“诺!拿着这个!”老烟递了一个包子给我,继续说道:

“觉得没勇气就吃一个!”

……

老板娘见我们嘀嘀咕咕,似乎已经注意了我们许久,又开始幽雅的摆弄着扇子。

“包子…真的那么好吃吗?”

我听到老板娘满含笑意的询问。

“真……真的很……好吃。”我打了一个饱嗝,使劲吞着包子。

“好吃,真好吃!”老烟附和道。

“那还要不要?”

老板娘问这句话的时候,我似乎看到她满脸的关切,似乎我们两个,已经落魄很长一段时间了,好久没有吃到食物的样子了。

“不,不用了!”我和老烟同时回答。

老烟捅了捅我,示意我直接认亲,我只好硬着头皮,思绪着如何开口。

“来来来,真可怜,这些包子你们都吃了吧,如果还吃不饱我再给你们蒸一笼!”

说话间,老板娘又把十几个包子放在了我们面前。

……

“阿姨你真好!”我泪流满面。

“呵呵,你真会说话。”老板娘夸奖我。

“阿姨,你做的包子真好吃!”我吞了一大口包子,开始往攀亲这个话题上面引。

“真的吗?以后可以天天来吃啊,阿姨每天都在这里卖包子的。”

“那我认你做干妈吧!”我吞完了一个包子,又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决定一鼓作气。

“为什么啊?”老板娘惊讶的问道。

“因为你人好啊!”我望着面前剩下的二十几个包子,又吞了一口手中的包子,说道。

“呵呵……”老板娘意味深长的看了老烟一眼,老烟赶紧把头移到了另一边。

“好吧,阿姨答应你了。“

老烟很高兴,我很担心,因为我吃了五个大包子,而且,望着一手一个包子的老烟,我忽然发现一个关键性问题。

老板娘的年龄与老烟相符,但不一定代表她就和老烟这个骚货一样。这似乎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于是我推了推老烟。

“干嘛?”老烟含糊不清的问我。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很无聊?”

“为什么,你不觉得助人为乐,非常有意义吗?”

“有意义?这世界上,上了年纪的人难道都与你一样?”

“啊……”老烟吞了一大口包子,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又有点不甘心,又咬了一大口。

我见他一边咬,一边吞,很快,两个包子被他吃完了。我刚想问他怎么办,老烟又拿了两个包子,左一口右一口……

“老烟……“我怕老烟一不小心就沦陷在包子里面了,有点不忍心。

“唔,吃包子!”老烟继续吃着,似乎已经死了心。

我看了看老板娘,咬了一大口包子,鼓足勇气问老板娘:

“阿姨!”

“怎么了,包子不够吗?”老板娘疑惑的盯着我问道。

我赶紧摇头,问了一个大胆的问题。

“干妈,咱干爸呢……”说完,不知是包吃吃多了的缘故,还是这声干妈叫的有点唐突,总之,气氛很尴尬。

老板娘的扇子停了下来,好像呆住了。

我和老烟一边吃着包子,小心翼翼的,就连咀嚼的声音就显得那么柔绵,但似乎就是这样,每一口的包子,都似乎难以下咽。

终于,良久,我们听到了老板娘的回答。

“他不在了。”

这声回答,直接将我们的话题打入了冷宫,整个场面冷冻了。

……

很久之后我们才知道,阿姨姓苏,我称她为苏阿姨,而老烟则背地里称呼她为苏寡妇,作为给自己的勇气,因为他要时刻提醒着他——钟寡人,与她——苏寡妇,是天生注定的一对。

而我也没有再叫过苏阿姨干妈,因为老烟曾经无比严肃的纠正我,对于一个未婚的女人,在外人听来这有点不合常理。

这实在就好比那晚的三十几个包子,吃饱了就再也难以下口了。

哪些习气致使癫痫
癫痫病药物有什么副作用吗
石家庄哪里能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美中不足网 | 广东省好玩的景点 | 腹黑小说打包下载 | 孕妇突然心跳加快 | 安卓凯立德地图 |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 | 游戏点卡代销平台